1380  
記不清有多少個這樣無眠的夜晚,獨坐案邊,對著滿腹心事,輾轉在一紙素箋,任零亂的文字在眸底展盡心酸。 拂袖拈指,凝眸寄箋,輕扣記憶的門環,薄如蟬翼的簾櫳輕易被眉眼洞穿。今夜讓我再次用鋪滿思念地手指,抒寫出歲月的痕跡,放飛靈魂深處地記憶,灑下如絲的眷戀。悄悄撥動心底深處的柔情,靜靜守候最初的溫暖。滴在箋上的墨淡了濃,濃了淡,瘦瘦的筆如拐杖般落下,滿紙塗鴉的都是傷感。那一卷卷紙墨,那一闋闋新詞,都是盛世浮塵裏最後一個棲息的港灣。斷句殘章,絮叨碎念,都拼成了片片相思,細細的編結成簾,裹著無盡的思念與哀怨,掛於眼前。

花開花落,光陰似箭。心底的那份真情卻不會隨著時間地流逝而擱淺,不會隨著世事的無常而風輕雲淡。縱然明知今生的夢,已是空無懸念。行走在自己虛構地天堂中,笑看人生百態,世事塵寰。感歎世事無常,緣聚緣散。 人已麻木,任歲月馳騁,一切在自然面前,然而,受過傷的心,宛如明鏡一般,總是能紅塵望斷,天涯望穿。

紅塵千夢,風吹雲散。感情的世界裏,誰都說不清誰傷誰更深,誰又比誰付出多一點。秋葉輕飛,用誰的歡顏點綴這滿眼愁離,煙花燦爛,終躲不過滄桑流年,似水柔情,該往何處繾綣,一段往事無從拼綴的璀璨,是誰於亂世的紛爭中牽絆?心在秋夜裏糾結成一團。 夜風吹皺弱水三千,是誰的心思蕩漾,如煙的婆娑印在眉間? 一地因果何處去,月落風塵奈何天。 是誰許我一世明媚,又是誰對我的眼淚冷眼旁觀?是誰用醉人的心語滋潤我心田,又是誰讓我如此孤單?你說的天荒地老,為何變了夢裏歡顏?

花事成殤,過盡千帆。只握一把蒼涼與雲煙。挽住時光的明媚與憂傷,淺笑嫣然。輕渡紅塵,淡看雲天。刻骨的烙印在心底擱淺,難忘你的身影纏綿多少回我的視線?我用執著的春顏,凝眸每一寸光陰的片斷,在我眷戀的視線裏,讀你千遍萬遍。卻始終沒有讀懂你的情感。彼岸花,花開彼岸,花葉兩不相見。你與我正如同這彼岸花。你是我永遠無法到達的彼岸。

久々ローストビーフ。おろしソース ししゃもフライ。きじ丼 一顆樸素的心 為了忘卻的儀式 初升的日月 夜已深,難入眠。我徘徊十字街頭,心中思緒萬千 飼い犬に母屋盗られて… 我在春暖花開裏等你 夢飛揚 聰明項…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