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兩指相扣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世界很熱鬧,也很瘋狂,很無奈,也很荒唐。

在北非沙漠,美麗浪漫的卡桑布蘭卡旁邊,各路列強在舞槍弄棒了好大半年之後,把利比亞弄了個底朝天,終於搞出了一個毫無懸念的結果︰把一位69歲的老人弄死了,讓他吃了很多槍子,渾身血淋淋的,到處都是洞洞。客觀地講,格達費死得的確很慘。他的死,從戰亂一開始就已成鐵板之事,這是很多人想要的結果,也是必然要發生的結果。不論他是十惡不赦的獨裁者,還是屠戮民眾的劊子手,他的死,一位69歲古稀之年的老人的死,以這種血淋淋的模式出現下21世紀的人類衣冠文物的鏡頭面前,總是顯得那麼的不和諧。我不是在某些暴君們鳴不平,我不想也不敢站在所謂正義的角度來做任何道德的評價,格達費死有余辜也好,罪有應得也罷,我不太關心,我只是已厭煩這種帶血的殺戮,終日面對這種血淋淋的場景總讓人難受,有點暈厥感。人類已經步入21世紀很多年了,為什麼還是依然如此的嗜血成性?﹗

從海珊到本拉登,再到今天的格達費,三個人都死得很慘,而他們的背後又浸染過多少鮮血呢?被他們殺的,殺他們的,以及在彼此  殺中所殃及的無辜。。。殺戮,殺戮,站在其背後的正是人性的冷漠與無情。我們總說生命最珍貴,其實真的如此嗎?人類從原始社會走到今天,其**並沒有得到本質的進化。叢林原則依舊是這個世界的根本法則。

再把視線轉到我們身邊,同樣讓人無法看懂。剛剛升入的天堂的小悅悅留給我們深深的靈魂拷問,讓我們無地自容。這個世界怎么了?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那麼的問題?那樣地讓人揪心痛。也許小悅悅只是一個個案,但絕不是偶然?除去小悅悅之外,我們還有多少問題?我們還有多少讓人揪心讓人看不懂讓人絕望的問題?這讓我開始懷疑人性真的會不會是本惡?這讓我開始動搖自己之前關於人性的所有信仰。再看看我們周遭的這個社會,那裡還存在一片淨土?那裡還有沒有問題的所在?不公之事接二連三,荒唐之事連三接二。我不想撕裂社會,我不想製造爭端,我只是開始看不懂眼前的這個世界。我們心間有著太多的問號,我們找不著答案?努力就一定能實現理想嗎?付出就一定會有得到回報嗎?富且貴者都是憑真正努力獲取的嗎?居高位者都在為民謀福利嗎?還有多少人在演戲,還有多少人在昧著良心、欺騙民眾?

我想問︰真善美去了那裡?我想問︰詩歌音樂還有力量嗎?我想問︰平民百姓的未來在哪?我想問︰我們的世界真的還有公平嗎?我想問、

人群中一個人的壓抑 人生路中的淅淅瀝瀝 寫關於我和他的事 很多時候幸福就在身旁 開學,一个真正的童年

文章標籤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佇立於這岩山麗水石礫之間,你默默注視那一片渺遠的天空,為苦苦等待文學聖殿降下一副攀登的階梯,一如秋水邊靜泊的那葉輕舟,你虔誠地守望,千年不棄!
  
你不止一次地在心裡告訴自己,這輩子你將不再接觸那交織糾纏著愛恨情仇的文字了。迯娖囱潒那些日子裡,文字是你內心獨白的書面呈現,你毫無遮掩地任它在塵世中一覽無餘。你不是一個庸人,至少,你不甘心成為一個庸人,可是,注定無法改變的身體狀況,讓你無可奈何地離群索居,置身於被異樣目光注視著的小小空間。你無法肆意奔跑於激烈的籃球世界,你無法縱情馳騁於開闊的綠茵賽場,你曾經怨恨過生養你的恩人,你怨他們為何沒有賜予你雄鷹般的翅膀、雄獅般的體魄,你曾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自甘墮落的弱者,一無是處的庸夫。終於,你在那靜謐的知識海洋裡學會了遨遊,更學會了自我救贖,史鐵生施與你與命運抗爭的勇氣和信心,周國平教會你平靜地思考人生的起落與浮沉。在他們的引導下,你尋回了生命的意義,完成了生之絢爛的奠基pet transportation

你是幸運的,雖然那條通途大道被上帝玩笑般地堵塞了,可上帝卻給你另闢了一條少有人煙的林蔭小徑。你貪婪地採摘小徑中的奇花異卉,精巧地做成一頂頂色彩絢麗的花冠戴在頭頂。走出小徑後,花冠已幻化成你頭頂的道道閃亮光環,光環籠罩下的你成了眾人矚目和追捧的焦點。你沉浸在難得片刻的榮譽中,享受著來自周圍的艷羨和欽慕的目光。

目光是容易刺破表面稀薄的榮耀的,榮耀的背後,目光依舊撕開表層,看清了你極力想掩飾的不足與無助,便帶著一絲失望之情遠離了孤獨的你,徒留你一次次承受絞心般的疼痛——你愛過,你很幸福,你得不到愛,你很痛苦!

你沒有藏匿痛苦的習慣,你總是習慣性地將愛與痛交織在那迷離的文字中,流落在每一個汎愛的角落裡。你的故事足以編織成冊,儘管它們一個個如同曇花一現,但你是真心地演繹每一段無果的真實。當你漸漸聽說了象牙塔中有關“情聖”和“才子”的江湖傳聞,你苦笑無語!

你不置可否地接受著傳聞中的稱謂,儘管你的情感世界一直純如白紙一張。當你身邊的凡夫俗子們盡皆擁香入懷,獨你孑然一身,傲然睥睨。你在擁擠的人群裡逡巡穿梭,編織了一次次擦肩而過的邂逅。彷彿月台上的匆匆過客,你把每一次的短暫相識定格成一張張清雅雋秀的關雎麗影,你把每一次的短暫駐足鐫刻成一首首纏綿悱惻的心語情詩。而詩畫中的女主角,無一例外的是曼妙婉約的秋水伊人五金回收

是伊人充實了你的詩文,還是詩文映襯了秋水伊人?你不得而知,可你清楚,你的文字再也離不開伊人的詩意棲居。於是,你冷冷清清地尋尋覓覓,尋覓那斂你一世文思的紅顏知音。

輾轉顛沛之間,似明月的陰晴圓缺,你雖覓得知音,卻分合聚散,勞燕相離,無以共話巴山夜雨,無以共訴紅塵秋思。你的文字是受秋水浸潤,為伊人而活的,伊人漸遠,文思也漸趨黯然。

一個鄙夷的聲音自靈魂深處響起:“離開她,你的文字再無靈動,你只配寫兒女情長,你不配才子之稱。”

你的傲骨不允許這樣的鄙夷的言辭在你周圍肆虐,你想證明自己可以離開兒女情事,可以不受小我思想的束縛和牽制。你努力地甩開幽情,卻彷彿一隻無槳的輕舟,無論你如何用力掙扎,始終在浩瀚文海邊緣徘徊,無法向前方廣袤處前行。

許是自卑的作祟,你放棄了你鍾愛的文字,像是一次較長的戀情的無疾而終。你一次次在心裡默默地告誡自己,忘了她吧,斷了它吧!你的文字需要激情的火花,你的生活卻平淡得暗淡無光,斷了攀登文殿的念頭吧,這條路你走不通!
  
你沉寂了曾經靈動的文字,頹廢了曾經泉湧的文思,你完完全全陷入了沉淪,這一沉,整整沉了十年!十年間,浪漫和激情早已隨伊人消散殆盡,你渾渾噩噩地過著庸庸碌碌的日子——結婚,生子,爭吵,離異。 “情聖”退化為“情剩”,“才子”淪落為“裁紙”。你被曾經的身邊親人鄙夷,被曾經的同門師妹小覷,你竟不以為意,依然故我,放浪形骸,玩世不恭,似一落魄王孫,踽踽獨行在風雲變幻的網絡江湖。

“你注定是一個文人,因為你擁有一顆純淨的文心!”又一個聲音十年後的夢中傳響,不停地撞擊你脆弱的心弦,“你須跳出小我情思,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你很熟悉這凌厲的清音,正來自那遙遠的秋水伊人。你猛然驚醒,你恍然大悟,這時你才真正懂得自己的心,一顆為文而生的心。你欣然起行,你雀躍不已,回望十年的孤旅,你雖然切斷文思,隔絕文字,可你的文心尚在,滾燙滾燙的成立新公司

十年,既是蟄伏,也是韜晦,更是守望。守望那虛幻縹緲的仙界伊人——繆斯女神!

遵夢中清音所引,你極力擺脫了紅塵俗務的束縛,若賈寶玉夢游太虛幻境一般,你懷抱一顆文心,在網絡文界的迷離幻境自由徜徉,終於,在一片雲山霧罩裡,你選擇了一座兼容並蓄的仙方寶殿駐足而立,放眼此際,你極目馳騁,隨心蕩漾,一幅幅文字景色紛至沓來,令你飽餐文色,應接不暇,最終,你在兩處壯美景緻前佇立許時,凝望良久。你遠望青幽的山嵐,近觀澎湃的海浪,眼前彷彿真的飄來一位至親至善的繆斯女神,塵封十載的文思也漸被繆斯伊人喚醒……

文章標籤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