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不到花的折翼枯葉蝶、永遠也、看不見凋謝。江南夜色下的小橋屋簷,讀不懂塞北的荒野。你如同、千百年前,眉清目秀的書生、雕琢著手中的正楷。我如同清麗溫婉的江南靈秀、勾勒著織機上的比翼鳥。你如同仲夏夜的一場夢、像紫陽花般美輪美奐,惑了我的美目、叫我看不真切海外升學

木雕流金,歲月漣漪,因為我今生揮毫只為你。為你、我寧負如來不負卿;為你、我自我毀滅,腦袋空空如也;為你、我深深入戲,一直停留在原地;為你、不再嘆世事無常,只要你在我身旁。為你、只要是為了你,就算要我捨去一世繁華。我也要許你一生、陪你一世。

我知,你意氣風發、有指點江山、揮斥方遒之志;我知,你心系天下、非一凡夫俗子;我知、你風華正茂、心迷仕途。其實、我亦知,只因我不喜喧鬧紅塵。你便願放棄指點江山之志,陪我歸隱山水中、不惹一絲凡庸。所以、今世的我,心甘情願地跳進那愛情的牢籠、受你一生一世的禁錮。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為你、失了自由,我甘之如飴。

前塵往事斷腸詩、儂為君痴君可知?楊柳岸、曉風殘月。那是我們之間、數不清的愛戀。一直以來,都愛慕著你嘴角的弧度、輕輕彎起,一切盡在不言中,偏勝卻人間無數。恍惚中、驀然想到,珍惜眼前的幸福固然重要。可、幾十年後,如果歲月在我臉上留了痕跡、你當真能夠、幾十年如一日般,疼愛我,呵護我嗎?我不知,若我真的人老珠黃,你會如何待我?你可知、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每每看到類似杜甫這樣的痴漢時,總會令我羨煞一番。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對亡妻的眷戀、癡纏,惹人同情。不由得暗暗思量、愛是無形的,它的割捨是一種希冀,希望所愛的人擁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生。如果、真有一日,你不再需要我了,我想我會、不悲不喜的離開,靜靜守候你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