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1  
人生若只如初相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人生若只如初相見你有多好,問情,依諾,情牽,溫婉。歲月靜好,願心安好,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以前就想寫一篇,或許在心裏已經瀏覽了許多年,好多遍,只是沒有告訴任何人,沒有說起,沒有提及,也沒有忘記,沒有冷卻,或者是沒有了卻,沒有忘懷,沒有凍結,沒有失憶。心裏也許有好多話,好多秘密,想說卻不知如何開口,開口卻難以了知結果。現在覺得文字與語言,甚至神情之間也有隔閡,或許,沉默也是一種深刻深重的表達。

一切沉澱,淪落化為美,層林盡染,斑斕許蝶,蘭花溪隱,妙齡韶華。

蝶戀花,花許蝶,幽幽淺唱,翩翩起舞,妙齡二八,情竇初開,

七裏香,珍珠貝,一縷青絲,一段塵緣,紫蘭玉伽,白盞芳華,

拾憶,多情的青春,美好的愛戀。

一切都沒有走遠,就象最長的電影,她轉學了,去千裏之外,等一場心雨,道一句珍重,珍重。 她就像那呼嘯而過的風一樣,如此偶過,如此暴躁。當她呼嘯而過後,我都不知那曾在我鬢發間如此恣意笑鬧的舞蕩是不是僅只是一場無心的玩笑。

--而我只能灑然地矜持,裝作這場人生可以繼續笑傲,沒有人知道我心裏的千回百轉,如沒有人知道我對自己的形影相吊……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不往不來,憂憂我思。

人生夢醒處,回首總成空。等待嫣然一笑,好似一朵清晨偷偷綻放的小菊。朵朵花盼,灼灼桃綻。從前是機緣,未來看造化,現在靠爭取和珍惜,我在佛前焚香許願,希望能讓我們結一段緣,虔誠的禱告,我們可以在續前緣。因為遇見你,我的生命從此改變。因為夢見你,但心離你而去。我會長在你必經的路旁,從此不會有憂傷。

第一次邂逅,她身穿粉紅上衣,白色底褲上有兩個可愛的玫紅腳印,紮著馬尾辮,穿著淺棕色鞋子,笑起來有兩個酒渦,她喜歡微笑,陽光與唱歌,就像一只可愛的百靈鳥,聲音婉轉迷人,清脆而靈動,穿越靈魂的輕靈與曼妙,留著齊齊的劉海,有著好看的雙眼皮,迷人,冬天換做白色的羽絨服,像天使一般,恩,長得有點像三姐,善良,開朗,健談與富有魅力,就像林嘉欣一樣,落落大方,善解人意,很有氣質與涵養,給人溫暖,光芒與力量。 我當時很靦腆,想知道名字,就在開學後,給全班寫詩歌,一排一排的,希望他們可以把名字寫上去,然後就可以很順利的了解了。“你的名字,我的詩歌”,每位同學傳來傳去,最後好像紙條不知到哪裏去了,但是最終還是很幸運的知道了,原來她有著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如同一顆珍珠般奪目動人。她喜歡每天都唱歌,喜歡讓人寵著的感覺,小女生般需要依賴,需要安全感,喜歡微笑,笑起來 很甜。喜歡在紙條後面畫可愛的微笑,畫畫時候很專心,有時還會調皮地調侃幾句,還有哦,她畫的小人卡通漫畫,富有喜感。喜歡若無其事的想事情,喜歡窗外,有些天然呆,喜歡粉紅色,家裏有好多的絨絨,兔斯基,絨絨熊,等等。她會在放學後,仔細收拾書本和歌詞本,有時也不理會歌詞,喜歡哼唱那種調調,有些隨遇而安,不會太做計較,隨性而率性,或許不會表現出來,喜歡聽歌曲時候帶上耳機,然後哼唱,當做沒有人一樣,沒有歌詞也唱的很歡,喜歡交朋友,談心,與閨密分享,很有人緣,也很會為他人著想,擁有一些小簡單,小開心,小幸福,小委屈,難過時會一個人躲在角落裏,她每天落落大方,其實很在意成績與友誼,通電話時聽著有時好像遊離天外,哼著小曲,唱歌時,很投入,很有吸引力。當你有事時,會乖乖地聽話,在原地等你。然後遇見後,她說“我也剛到”,如果回去取東西時,他不會離開,你會發現她在月缺影疏,燈火闌珊處一直等你,她就在那兒,嫻靜馨雅,那時我想你也會很感動,遇見這樣的女孩一生知足了。她好像每次都會問候心情,天涼了,注意身體,多穿點衣服等等,常常洗衣服,喜歡打扮,但是不會太張揚,樸素但是很漂亮,就算素顏也很好看,通電話時感覺好像就在你身邊, 有時會聊著聊著,就咯咯地笑起來了,通常會讓你先掛電話,如果你也遇到那麼一個女孩,那麼真的很幸運,也該知足了。當時我想唱歌,跳舞給她來著,我想她該很開心,那時,好像有次在夢裏就跳過給她,但是很想和她一起來一段舞蹈,呵呵,那種不曾刻意的流露與不曾雕琢的自然,宛而一笑,一見傾心。嫣然勾勒一筆無邪,嘴角上揚,倒掛彩虹,有時開心時眉飛色舞,你會深深被感染著,迷戀著,高中時,當時寫過一系列的情書,好像還蠻長的,不過寫得很漂亮很美,我們常常上課時,下課後的空擋裏傳紙條,記得當時高中那時是一道痕明亮的風景線,很多朋友一定也很有同感。當然,暗戀與追慕,都像詩裏紛飛的章節,陶醉與動情。

她很簡單,所以很容易受傷;她很健談,卻不是很開朗。她不會太懂得拒絕別人,通常委屈自己。爽朗與開心地對待生活與學習,但會把最深處的秘密藏在心裏。願意與她一起走過四季,傾聽她的心聲。喜歡與習慣寫日記,把一切記下來。她有時卻關著手機,一個人聽歌,想心事,她不是太會拒絕,所以有時有些事情讓她為難,她不想說話時,不要逼著她說話,她不是每次都說內心話,但說出來都是真心話,她有時會想一個人,想的發瘋想的心亂心煩,可是只要給她一個微笑,一句安慰就好,她不會很黏人,除非你今天非陪她不可,很少喝酒,幾乎不會喝酒。每次道別時,會說路上小心,會讓你先走,默默注視,然後期待著你回頭,卻從來不會說出來。互相模仿彼此的聲音,語氣與神情,她會時不時地開玩笑,取悅自己的心情,也感染身邊的朋友,她有一些小感動,小誤解,小糾結,小懷想,當然,她會很好地解決,喜歡等待驚喜,更喜歡給人驚喜,我們好像從來沒有生氣過,沒有責怪過,喜歡許願與祝願,有一顆善良與美好的心靈,希望天天開心,快樂至上,當然作她的朋友也沾光了,一起被祝願著,難過時喜歡用音樂來療傷,也許很久才痊愈,但她會很快沉浸在其中,不會一個人去傾訴,或是其他。除非你和她感情很好,她才會動不動地邀請你進入秘密花園。他好像沒太有什麼願望,比較隨心與安心。她冬天要帶上口罩,著冷了不好,她怕冷,所以冬天要全副武裝。她不是太看重衣服,一般隨意一點,合身就好的,不穿裙子,不是太喜歡穿裙子,而且有些偏好藍色牛仔褲。她記性不是很好,但是總會靦腆地抱歉,好像也在對自己說,當然,她會很好的記得與記起,有些壞壞的笑,有時動手動腳,不是敲腦袋,就是點點動動,她不會計較很多,善解人意。溫婉可人,憂傷起來也如同梔子花一般,散發淡淡的清香。有時覺得她好像公主一般,俏皮可人,靈動活潑,像小劉亦菲一樣,有一種鄰家小妹的感覺。有一種近乎自然與恬美,她就象天蠍一樣,神秘而另人著迷,你覺得真的遇見裏知己,來自心靈的愉悅與美好,多麼希望多一秒的微笑,多一秒的歡顏,多一秒的了解,多一秒的呵護,多一秒的親切,再多一秒,多一秒······

她好美,從眼睛到心靈,你見到她,仿佛,仿佛一切都美好起來,她走進,走近,透過生活,進入生命,撫摸心靈,溫情與溫柔,恰似,一江春水一江春天,一簾幽夢一簾珍珠。馥鬱沁香,心醉溢洋,一笛一蕭一雙人,一船星輝一船蕩漾。

當然,有些事情真的很美妙,很珍惜這份友誼,希望一切都很愜意與舒心,她也會很甜心美好的走下去,而我,也會重新上路,如果你也遇見那麼一個男孩,不必驚呆,也許他會寫一個故事,寄給那個夏天,名字叫《七裏香與她》。

何以笙蕭默,只道是尋常

恍然如夢,玲瓏作畫

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捎一封信來,口哨淺呢喃

認真卻不任性,談心卻不會貪心。遇見她真好,所以無憾,珍惜。許一片天,月圓是畫,月缺是詩,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彼此祝福與祈願。最長的電影,落幕,獨舞,讀完了依賴,我也會安靜地離開。就像我的《野蠻女友》一樣,三年,種下書信,等命運降臨,種下書信,三年後,了解與拆開,心中的秘密。

幸運即是給心愛的人架起一座溝通的橋梁--摘自《我的野蠻女友》,特別喜歡這句話,好像一直都是在我們心中一樣。“如果曾經有一個人為了你而等待,不管是三年還是三個月,請不要那樣輕率地選擇拒絕。這世間的緣分並不像空氣那樣廉價,再平凡不過的相遇與相識,亦是前世的修行在今生的回報。在親情以外,沒有誰人能夠輕易而又不求回報地為一個人付出一段寂寞的等待。即使沒有欣喜的結果,也一度溫暖過冷若冰霜的心靈每個人這輩子,心中都有過這麼一個特別的朋友,很矛盾的行為。一開始你不甘心只做朋友的,時間久了,突然發現這樣最好。你寧願這樣關心他(她),總好過你們在一起而有天會分手。你寧願做他(她)的朋友,彼此不會吃醋,才可以真的無所不談。這種友誼不低於愛情,這樣的關系俗稱:知已!”這是我在書上了解的一段話,很好地詮釋了我們的友誼。

她是一位好女孩,所以那麼值得傾心,愛戀,追憶,珍惜,祝願,向往,交心。認真但不任性,談心卻不會貪心,相識,相交,相悅,月光好美,人生不可能只如初相見,所以心念,情願,緣牽,留戀,與伊笑顏。反正有你,真的很幸運,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好不好?

人生如昨,初相見,思亦然。不論她如何,請愛上我的執著。不論明天,請蒙上我雙眸,飛吻彩蝶。其實離你不遠,在你眼前。 暖暖手,讓心跟著感覺走,讓感覺尋找愛的溫度,那種溫情與呵護。自導自演著這出折子戲,希望可以完美的演繹,那份沸騰以久的情意,我知道,我的世界,你曾來過,不會走遠,在身邊,哦,原來你也在這裏。

“人生若只如初相見”,這句話每個人有不同的理解與詮釋,而我覺得她也有一份依戀,一份眷念,一份溫存的懷念。緊緊貼在胸口,讓愛生長,蔓延,開出一朵永不凋謝的花,一片永遠笑顏的花海。

人生若只如初相見你有多好,問情,依諾,情牽,溫婉。歲月靜好,願心安好,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人生若只如初相見--那一天,心裏的每一天。

遇愛即緣,逍遙即俠,緣情即真,心誠即靈。人生如貝,美妙人生,也許如初相見,或許再見難,許心期,到下弦,然而心似上弦月,月半彎,宛若初相見,再回首,情依舊--心儀明天,許在心甜。原來,我們都殺過人。 荒落年生,何去何從 等你,在下一個璀璨的晴天 愛需要一個臺階 與爾同醉萬古愁 旎夢流年 若轉身,是永遠 為你寫 千帆過盡,我在為誰守候? 本命年的困惑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862  
韶光如水,轉眼間流去經年,倉促轉身,已錯失千山萬壑。阡陌紅塵,我僅僅一粒塵土,在夢裏鐫刻,還未來得及傾訴的許諾。風來雲往,倉促而逝,如風般漂泊,天邊落戶。心無寄處,只能高掛天穹上,靜看人世絢麗改變,不染塵土,所以總想很淡,很淡,淡出塵世。哪怕僅僅如水那麼靜淡,如雲那麼悠然,攜著一份淡淡的思緒看如火如荼,秋風掃落葉。

曾以為忘了,忘了你對我的好,忘了那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思念,忘了夢境裏的無限溫情。總以為輪回的路上很長很長,足夠我忘記前生所有的荒唐。然而,只是一個偶然的鏡頭,便燃燒了所有的記憶。一起走過的路,一起看過的花,一起曾作賦聽曲。西湖的蓮花依然靜靜開,開盡了盛世的繁華,你怎知,那一世,你是我生命裏的一朵青蓮,半綻清姿,雅香沁鼻。你無心與世爭豔,卻用清淡的芳香迷戀了心懷。今生,我循著你的氣味而來,雅靜的馨香,沉鬱的容顏,在夢裏回憶了千萬遍,縱使人海千千萬萬,也能找到你溫柔目光。熱點咨詢

盛夏的氣息席卷了周圍的空氣,倚變欄杆,晚霞落夕,是否知道我在等待。那一季花開,這一季春逝,而我依舊在,不懂心為何不甘,念念時光,不變思緒,冷冷月光,掉進汪江,當時光離去,才發現,拋卻所有卻換來一個人獨守離殤,看月圓月缺,演繹千百年不變的孤寂。

是夜,結束忙碌的旋律,開始用空暇的心尋找記憶。曾停留過風景,是什麼勾住了你的魂魄,讓我停留,讓我憂傷,曾不惜一切逃離,卻逃不開這片天空,逃不開這注定的憂傷。滾滾紅塵,執筆以期忘卻過往,淺硯筆墨,為心刻畫。將心刻在三生石上,期望你能看到,哪怕只是動情地留下那麼一滴清淚,也已足夠。是的,也就夠了,紅塵間,真假是非,又有多少能辨以真偽?今生只願與你聽風賞月,看日出日落,潮起潮漲,哪怕只是簡居,哪怕只是粗茶淡飯,有你做伴,清風也有意,冷月也多情。我於心植一株萬年青,冬夏長青,以不變的熱情等你的到來,時光緩緩地走去,你一定也在緩緩地向我走來,在來時的路上你也一定嗅到了空氣中的清香,親愛的,你也一定記得,那熟悉的味道,那是前世的你,身上所襲著靜雅之味。

今生,我姍姍而來,赴你前生的約定,說好不見不散,說好執手天涯。我在記憶裏的江南湖岸安靜等待,幽蓮靜靜綻放,仿佛前世的你。猶記那日,煙雨朦朧,一把油紙傘,走進了你的夢。你,清香淡淡,嫻雅地盛開,萬千碧葉掩不住你的高傲與孤寂,你的眉間,細細鐫刻著孤獨,是什麼讓我止步不前,站雨霧中陷入思緒,那刻,世間萬般,再不相幹。

又是纏纏綿綿的雨夜,倚窗難眠。親愛的,萬萬千千,怎能言盡思念的心,當一切都悄悄遠去,你可知我依舊在等待,不曾放棄愛你的勇氣。萬水千山,山高水長,思念卻拼成優美的旋律,譜在夢裏。夢裏,有你隱隱約約的身影,那般孤寂,那般高傲,絕然盛開,在生命那岸。夢裏繁花落盡 小さな演出家 人生道 北京,是去?是留? 一眼天涯,夢鎖清秋 情牽荷蘭的鄉村, 等不到的輪回 讀你,在月光傾城的月色裡 告別八月 雨天,想你,想未來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40  
春風吹來,一點都不柔和,甚至有點凜冽,時值二月,確像剪刀。

林梔梔本叫林翠蘭,是後來她覺得俗氣才改的名字,有時候她會想,父親那麼有學問的一個人,怎麼就能給自己起這麼難聽的名字,到後來入了燈紅酒綠的世界,她覺得自己改的這個名字,還是有點俗。

認識夏寧有點可笑,也就是在看到這雙明淨的眼睛時,林梔梔臉上的笑逐漸變淡,再到消失不見,清純的像初出山村的小姑娘。夏寧抿了一下嘴:小姐,酒還是少喝點。林梔梔才意識到自己杯裏的酒灑了他一身,她笑,有點尷尬,甚至沒有說一聲對不起,便跑開了。

林梔梔躲在屋裏不肯出來,她能聽見許多男人醉熏熏的在叫她的名字,和著動蕩的音樂,仿佛要把自己炸掉,這是怎麼了,為了那雙眼睛,像極了記憶在風中的那個少年,林梔梔認為已經遺忘的記憶全都跑了出來,她突然開始惡心,惡心那些平時嬌滴滴叫她的男人,惡心他們手裏的錢,甚至有些惡心自己。

林梔梔穿了條棉布裙子,遮上了雪白的肌膚,她晃著酒杯剛坐下,就看見四周男人眼裏的欲望,然後她看見夏寧湊了過來,突然就心生悲哀,他不過也是一只偷腥的貓。也就暗笑自己的迂腐,怎麼能在這種地方有所希望。

原來,被空間所阻隔的那些東西,是永遠都回不去了,哪怕是再相似,也終究無法回歸,彼時,林梔梔臉上那動蕩的笑容都不在了,只剩下失落的心。

夏寧穿很休閑的衣服,他笑:林小姐,去喝杯茶吧!林梔梔看著他的笑,然後垂目離開,在這樣的環境呆的太久,男人的一顰一笑她都足以看個透明,薔薇推推她:怎麼,碰上了一條多情魚嗎?她笑,有點隱忍,像只受傷的小鳥,臉色暗淡。

然後,父親就來了電話,許久才提到錢。

掛了電話林梔梔開始哭,她想起父親被粉筆染白的衣襟,想起母親輕彎的脊背,在那個小山村裏,有她那麼多的心痛,她此時一點都不再覺得父親為她取得名字很難為情,那筆尖下流出的詩情畫意終究是抵不過那赤裸裸的貧困。

而林梔梔所有的銀行卡空空如也,許多次都是這樣,決定離開後經不得一個電話便又義無反顧的走進那個地方,動蕩的笑,妖嬈的身姿,還有午夜裏冰冷的淚。她用自己的青春年華掙著父母的口糧和弟妹的學費。

她可悲並非這些,還有楊南,那個在滿山花兒都開放的時候,許給她美麗承諾的少年。

夏寧來到林梔梔的住處時,先是驚了一下,他沒想到,那樣靈氣又美麗的女孩會在這種地方生存,從上到下,從裏到外,只能用簡陋來形容。

夏寧不知道林梔梔有什麼過人之處,會這麼吸引他,他覺得出現在那種地方的女孩子或許都不怎麼好,可他看著林梔梔的雙眼,就願意認為她是個好女孩。

兩人剛剛和著林梔梔有點尷尬的笑坐下,電話就響了,然後林梔梔接起,沒兩句就聽見了她的咆哮,她的臉上全是淚,她也不明白這是怎麼了,她看著屋裏的這個男人,竟然想好好的生活,她想起自己的身子被無數個高的胖的矮的瘦的男人摸過,就惡心的想吐,想起自己捧起一張張紅色鈔票時的醜態的臉,就想死掉,而如今,沒有人關心她在外邊過的好不好,只問她手裏有沒有錢。她開始可憐自己。

夏寧走上前,拉了她的手,末了,放入了一張銀行卡,他笑:沒別的意思,只是幫忙,希望你不再為難。林梔梔想要抽回的手終究還是沒有動。她的睫毛上有淚,很亮,她說:我會還給你。

再見的時候,林梔梔的手就主動放在了夏寧的肩上,然後在昏暗的廂房裏,她褪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是的,那一百萬,她一輩子或許也掙不得,但她很需要,而她感恩的方式也只有這樣。夏寧幫她穿好衣服,抱著她:你的人洞房花燭的時候我再要,而現在,我們回家,好好生活。

踏入夏寧家的時候,林梔梔一下子怔住了,富麗堂皇呵。而夏寧興奮的告訴她這裏是做什麼的,那裏又是幹嘛的,之後他說:我父母都在國外,家裏只有我一個。林梔梔在那樣一個瞬間,有一點點的欲望在膨漲,這不是很渴望的生活嗎,一直做的夢嗎。可是夏寧那純淨的眼神像一柄劍。

她想起楊南,那時候滿山都是梔子花,六月份的時候美的要命,林梔梔在後山上采許多,放在衣服裏,全身上下都是那種香味,楊南看她的時候,眼裏全是笑意,踏著晨露,頂著太陽,再踩著黃昏,全都是他們幸福的影子,也是在這個時節,父親提著村長送來的1萬塊錢,唯唯喏喏的什麼也沒有說出,林梔梔要嫁給村長的兒子,楊南是在林梔梔要穿上嫁衣的前一天,從山上跌下去的,花兒飛了滿天,他說:梔梔,我也去掙一萬塊錢。然後就哭了,他說:我掙不來了,明天你就不是我的人了。

梔梔到山腳的時候,楊南那英俊的臉已經變了模樣,她沒有一滴淚,看著楊南身邊那一地的花瓣,她想著,他從山上下來的時候一定像天使。

回到家她摔了所有的東西,對父親吼:我誰都不嫁,不就一萬塊錢嗎,我去掙一百萬給你們。

到了這座美麗的城市,才知道那個百萬的承諾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人生到此,她拋棄了所謂的尊嚴,把一切的夢想都埋在了那杯杯的烈酒裏。

她就真的辭了職,挎了籃子去籃子去菜市場,汲著拖鞋倒倒垃圾,像個小小的女人,平靜而快樂,而夏寧,幸福的像花兒一樣。如果之前她對夏寧是有所企圖的,而現在,確是完完整整的一顆。全都是愛。

如果不是孟苛的出現,林梔梔想,她會與夏寧結婚吧,然後相守到老,可是孟苛來了,帶著他身上的桀驁不訓,然後他就笑了:梔梔,住這麼好的房子,真釣到金龜婿了,林梔梔的後背有些涼,她身體裏似乎還有他的痕跡,有點惡心,然後,他把DV推進了碟機,是兩個交錯糾纏的身體,林梔梔的心很痛,卻一臉平靜:你想做什麼?是猙獰的笑:一百萬

林梔梔轉身,很幹脆:沒有,孟苛就撲了上去,撕扯她的衣服,兩行清淚就掛在了臉上,她覺得自己裸露在外面的肌膚,像有萬根的刺紮了上去,伴隨著一聲梔梔,門應聲就開了,夏寧就硬生生的站在了一片狼藉的前面,他有點驚詫,不知道是該恨那個早上忘帶的文件,還是該感謝,孟苛就笑了,夏寧把衣服披在林梔梔的身上,空氣裏有說不出的味道,林梔梔開始抽泣,繼而放聲大哭:夏寧,我就是個婊子。

林梔梔走的時候,夏寧還在公司忙,他想,不管如何,他會把她放在心裏,不論她是好是壞,不論她做了什麼,都是他的愛人。他想,下了班他依然要打個電話問:寶貝,晚上做了什麼好吃的。

林梔梔回到那個小山村,她想起楊南,花飛滿天的時候,他的離開,她想,除了楊南,沒有人再會走入她的心裏,於夏寧,也不過是感激,無法再去言愛,也無法去接受那純潔而透明的愛,在夏寧面前已經很肮髒了,是不是。

她看看父親的白發,想伸手摸一下,她說:我掙不得一百萬,連楊南的一萬塊也掙不到,父親的眼眶就濕了。

她坐在那支山頭,已是開了滿山的桃花,風吹來有淡淡的香,她看看山腳下,有楊南的笑臉,她又想起夏寧說:我們回家,好好生活。可是命不是這樣的,夏寧趕到的時候,林梔梔笑:夏寧,對不起,我愛楊南。我想去找他,夏寧就怔住了腳步:梔梔,我們回家,好好生活。林梔梔的淚就出來了:可是,在楊南那裏,我才能很幹淨。

然後,夏寧就看見林梔梔像一片樹葉飛了出去,驚的滿山的桃花紛揚飛落,真的像天使。

夏寧就哭了,他說:我們可以好好生活的。

此情,此夢,全是滿山的花兒在飛,飛了滿天空……The sound of rain up Drop...... The previous agreement Waratahs want Benji Marshall Israelis, Palestinians find soccer peace A lifetime of happiness. A persistent watch Kameda brothers into boxing history Count the footsteps Crazy dream and longing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5 Thu 2013 10:22




人們都喜歡秋賞紅葉,去看那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的震撼場面。當紅葉枯萎從樹上紛紛落下時,不知你是否還有心情去賞落葉,去感受那份淒涼,那份心底的憂傷。

上周在報紙上讀到"一批佛山遊客看到西湖邊的落葉很美,高興的手舞足蹈".周日我和先生決定去西湖看落葉,也去近距離接觸落葉,去感受賞落葉的那份心情。

今天的杭城天高雲淡,陽光明媚,沒有一絲冬的感覺,人們身著秋裝紛紛走出戶外,用杭州話就是"出去蕩蕩".

上午九點,西湖邊已是客來客往,從斷橋一直延伸至白堤,人影浮動,垂柳拍岸,遠遠望去是那麼的靜美,它正在向人們訴說著千年流傳的動人故事。

此時,原本平靜的湖面已不再羞澀,蕩漾著放飛的心靈,去尋人間天堂的樂趣。一艘艘小船爭流在湖光山色中,遠山近水,刻畫出一幅幅美麗畫卷。

環湖的木椅上,時而閃現戀人的幸福微笑,時而傳來孩子歡快的嬉鬧,時而聽見老者發自內心的感慨……人間天堂,生活多麼的美好!人生,不僅僅只有花環 等待 終將離別 席上 昨日,它只是有來悼念今日的印記 越是出眾,越要低調 親愛的勞動人民,你們辛苦了 三年後你會怎麼樣? 遲暮斷想,江南多雨 秋歌流暢 至關重要的選擇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仿佛棲息於鄉村的候鳥,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只是為了最為簡單的生活而四處輾轉遷徙忙碌奔波。伴著日出日落,行走在鄉村的地平線之上,平凡而質樸,低微而辛苦,在故鄉的青山綠水之間,鄉村的理髮匠是一道充滿滄桑的風景,隨著時光的腳步雖然漸行漸遠,但卻讓人又總是時刻縈繞於懷,久久難忘。

和鄉村的木匠、石匠、瓦匠、篾匠等等眾多盛行於鄉村古老的職業一樣,鄉村的理髮匠其實就是鄉村的農人,忙時務農,閑時理髮,掙上一點散碎的閒錢,聊以貼補家計養家糊口。經濟條件好的鄉村理髮匠,大多是在鄉鎮街上租上一間十餘平方米的一爿門面,不管天晴下雨冷場逢場天天開門營業,客人上門隨到隨剪。稍次一等的,只是逢場天才會來到鄉場上來,仿佛怕生的小鳥一樣,怯怯地在人家的街沿屋角之下,搭上一把竹木結構的太師椅,擺上一張洗臉架洗臉盆,牆上臨時安上一面破破爛爛的玻璃鏡子,牆角放一個燒水的小爐灶,灶上擱一鋁壺,擺上三兩根長條凳,如此這般,便就構成了趕流流場的鄉村理髮匠賴以營生的全部家當。平日趕場為人理髮,不逢場之日,便在村裏和臨近村莊,走家串戶為人理髮,有時候是包村理髮,大抵是每人每年五至十元左右,每月理髮一次,挨家逐戶地理發,走到哪家理到哪家。

記憶之中,在鄉村的理髮匠師傅那裏理髮其實是人生之中非常愜意的一種享受。剃平頭、剃光頭、理中分、理寸頭,花樣繁多,幾乎應有盡有。鄉村理髮匠不僅僅只會給人理髮,更擁有眾多令人無比驚歎的絕技。

那時候,老家永興公社二大隊有一位名叫鄧連娃的鄉村理髮匠,活了九十餘歲,一生均以務農和理髮為業。農閒之時,便背上一個尺餘見方的牛皮箱子四處走村串戶為人理髮。很多時候,也常常到公社的場鎮上來為人理髮,走到哪家,只要有人招呼,只需要主人家搭上一根長條凳,燒上一盆熱水,不大工夫之間,便將一個人的頭髮理得伸伸展展了。姓鄧的理髮匠的絕技其實更多的體現在不是理髮的技藝之上。理完發,這還僅僅只是開始。然後,姓鄧的理髮匠,從他的牛皮箱子裏,掏出一把亮晃晃的剃頭刀,右手執刀,左手握上一張寸餘見方的牛皮紙一樣的東西,左腳跨在條凳之上,讓理髮之人仰面朝天斜躺於其大腿之上,然後將剃頭刀在牛皮紙上上下左右霍霍地磨了磨,便“嚓嚓嚓嚓”地給人修起面來。修面過程之中,為了不讓理髮之人過於緊張,姓鄧的理髮匠還常常和理髮之人一邊聊天和講玩笑話,問:“眉毛要不要?”理髮之人趕緊回答說:“要要要!”“要的話,我就剃給你拿到!”“不要不要!”“不要?你說的不要哈,那我剃了哦!”如此這般,惹得旁邊圍觀之人哄堂大笑。

接著,絕技之二便是掏耳朵。理髮匠又從牛皮箱子裏拿出一個圓形的竹筒,從裏面倒出一大把掏耳的工具,長長的,細細的,有夾子、挖耳瓢、雲掃等等,大抵有十至二十釐米不等,姓鄧的理髮匠讓理髮之人朝著光線充裕的地方坐好,然後將不同的掏耳工具伸進理髮之人的耳朵,片刻工夫,便將理髮之人耳內的污穢之物取得個一乾二淨了,理髮之人盡情地享受著掏耳的愜意與舒服。

掏完耳,姓鄧的理髮匠又問理髮之人,需不需要刮一下眼睛,膽小之人往往不敢。膽大之人點頭同意之後,便又仰面朝天繼續斜躺在姓鄧的理髮匠的大腿之上,姓鄧的理髮匠依舊手捏剛才給人修面的剃頭刀,左手拇指和食指將理髮人的眼皮上下撐開,右手用剃頭刀鋒利的刀鋒在理發人的眼球上上下左右遊走,直刮得理髮之人的眼淚不斷從眼角之處流淌而下,然後一把扶起理髮之人,說聲好了。理髮之人才使勁地眨了眨眼睛,四處張望打量,嘖嘖讚歎道:“恩,恩,眼睛清亮多了,是比以前看得更加清楚些了!”

鄉村理髮匠的第四個絕技便是為人端頸項。姓鄧的理髮匠讓理髮之人端坐於長條凳上,然後,將理髮之人的左右兩手先後平舉,一陣左拉右扯之後,再在左右手的肘關節、肩關節、腋窩之下等穴位之處一陣掐捏。瞬間,仿佛一股火熱滾燙的電流從下而上衝擊全身,讓人渾身清爽,飄飄欲仙一般舒服極了。最後,又捧住人頭,左右一陣晃動,像打太極拳中的推手一樣,突然將人頭往左一扭,只聽見頸關節喀嚓一聲劇響,當人還沒有反映過來之時,突然又往右邊一扭,又聽到頸關節喀嚓又一聲劇響,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整個人還在驚恐萬狀之中,只聽到姓鄧的理髮匠“劈裏啪啦”地用手拍打著理髮之人的肩背,然後如釋重負地說了聲:“好了!完了!”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過許多的間諜片,在熒幕上看過很多特工、間諜。有男的也有女間諜,有好人也有壞人,,

         據說,天津也是有很多間諜的。首先,天津是沿海城市,而且是有一些軍工企業的。每次,我走到紅旗路某地的時候,我總是在看周圍的人,想象是不是誰會是間諜呢?

         對間諜有著矛盾的心理。一方面,覺得他們的生活很神秘,很刺激,很想認識一些間諜,可是,事實上,那確實在自找麻煩。間諜就是瘟疫,千萬不要沾惹上,聽一些人談起過,和間諜有任何瓜葛要是沒背景都得倒黴.

        剛才網上下載了新的007,量子危機。感覺很不錯,其實我以前一直不覺得007電影又多好看,之前的那些間諜確實是在演戲、耍酷。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一場過雲雨,經歷了愛恨情仇,經歷了悲愁淒苦,似乎到頭來迷茫的不知道生活是否真的如浮華掠影般虛無。也許,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幸,只是程度不同,方式不同。

我不止百遍的尋問上蒼,為何要將這一切降臨在我身上?為何要讓我留在這塵世?卻又將癡情之種撒於我身上,將我與我愛作生離死別?我向上蒼發出呼嚎;何不將我靈與**一同卷走?為何還要我承受這塵世的苦淒?將我消亡了也好,何必存我於這災難與禍患的苦世界?我迷蒙的雙眼看不到一切,我就這樣向著地獄而去,原本幸福平安的生活就這樣破滅了,命運給了我這樣無法料想的結局,我不知道上天為何要這樣不斷地捉弄於我,讓我多少次在死亡邊緣看到了生機,而在生命有春天的時候,卻要宣佈她走向永別!

我哭無用,面對現實,失去摯愛疼的我麻木,我處在人生的懸崖邊,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今以後我的苦日子何時是個頭?誰又能看見我滿眼的淚水?娟,你就這樣不管不顧我?讓我如何走下去?命運如此坎坷,災難如此深重,我將心揉碎,將淚哭幹,你為何不顧惜我?不能閉上雙眼,昔日的面孔就在眼前,我多想隨你一同而去!你可聽見?你可知曉?你可知我已信心全無,這才是真的叫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

上蒼啊,你為何要這樣戲弄我?你為何不賜我一死?讓我痛痛快快地離去?你就這樣百般羞辱我,折磨我,一點一滴的宰殺我,何不看顧我紅腫的雙眼?我傾其所有卻無力回天!用盡真心卻無法挽留!我只想向你大吼,不要讓我這樣活著,我已萬念俱焚……為何我那麼的真,那麼的深愛換回的卻是無盡的愁苦?造物主啊,給我應答?給我應答?!

我累了,多想躺下去不再醒來!自從你一走,我的靈魂也隨你而去了,我不想再有一波三折的人生,我受盡了苦難,熬煉到頭卻是虛無。。。我厭倦了這人生,我不在以為人間就是天堂,地獄之中因有我愛,我要奔赴,我要前往。來這塵世一遭,我只有淚水與傷痕,使我覺得塵世如同地獄,地獄才是我的天堂,我不願在這塵世勞碌奔忙,生死由命,禍福在天,我認命了。夜已深,難入眠,眼眶裡的淚水在打轉,多想哭,多想喊,心中的愁對誰言?!心已碎,腸已斷,心上的人已經赴黃泉,多淒苦,多悲傷,胸中的恨只問天?!娟,你可知我度日似年!度日似年!我難以平息,為什麼命運偏偏要與我作對?對誰抱怨?對誰呐喊?我哀嚎,死去又活來,空留生命早逝的遺憾!娟,你可知?可知我生亦難,死亦難!我恨蒼天,恨那掌管生命之神竟將我們無情地隔斷,我不甘,你心也不甘!就這樣無情的將我和你拆散,這樣的殘忍!我不願再喊地,也不願再問天,我不想再在這傷心的人世間!這樣的淒涼,這樣的悲傷,我要追隨你,我要與你去作伴!與你去作伴!//我生命中的生命//不論你走到那兒//無論你跟著我//還是遠走高飛//你把我消融//熔化,搗得粉碎//

一顆心在顫抖,在流血,心中所愛離去前的情景反反復複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她的喊聲和動作深印在我的靈魂,每時每刻都在對我訴說,使我坐臥不寧,徹夜難眠!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獨坐在床上對著窗外皎潔的月亮審視自己,審視自己過去的行為,也審視自己的內心和靈魂,我感到時光如流水一般無情,我已身心疲憊,正處於崩潰的邊緣,我不能正視人生,對這命運突如其來的打擊無力抗爭,我真的絕望到了極點……我渴望自己變作田野裡的一隻蝴蝶,一束蓬草,一羽山雀,以明淨的柔情去撫摸這傷痕累累的世界。

我幻想來世,如果真的有來世,我還是愛你,我想命運決不會再給我這樣淒慘的結局!我多想挖出我的心,離開這苦世界,這樣的生我不要,我不要!命運之神無時無刻不在拷打著我的靈魂和**,我難以向人提及我支離破碎的內心,我認了,我只怨那蒼天不睜眼!娟呀,我要隨著你,我怎能這樣行屍走肉的活在這世間!你佔據了我的心,我的肝,我只是恨,恨我與你的命竟這樣淺!不要責怪我,不要讓我再留戀!我活著是受苦,為了你不孤單,為了我的愛不變,我受盡了生命的苦難,我不願再給生命套鎖鏈,我不想再抗爭,我把一切寄託在來世,來世或許還有緣?!

多少次我渴望你能夠回來。哪怕就一天也行,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決不放手,我要與你同生共死!娟,我知你想讓我堅強的活著,但我太脆弱了,我真的挺不過來,頭腦裡時時刻刻都是你的身影,沒有你,我哭幹了眼淚,心碎不堪,都因我沒把你照顧好,你身體一直很弱,而我太壞太壞了,回想起這些我愧悔不已!我無比的痛恨自己!娟,你想我嗎?我多想跪在你面前,說出我的心裡話……

只要想起你,我就想哭,我恨自己,你美麗漂亮,無人能比,只恨老天讓你紅顏薄命,讓我們相愛相守太短暫,娟,我愛你太深,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現在好嗎?告訴我,我是多麼擔心你!告訴我你現在的一切?我放心不下你,會不會有人欺侮你?沒有我在你身邊,你怎麼過?我太擔心你,你要保重!你要勇敢!你要堅強!你要聽我說,別讓你瘦弱的身體再累著!要對你說的話太多太多,可一句話我只想陪在你身旁,我要看著你,守著你,我愛你!我是為你生,為你死,我不能沒有你!我要和你靈魂貼著靈魂!你不知道,我不堅強,我戰勝不了一切,我生不如死呀!娟,你已帶走我的靈魂,徒留下我無用的軀體,娟,你忍心離我嗎?

沒有你陪,我難以生活下去!我只想去陪你!給你說話,給你做飯,給你洗衣……。摟著你抱著你親著你永不分離!娟,知不知道?街道上那流浪漢也被我快樂,他沒有我這麼多牽掛,可我,我的靈魂追隨著你,而**卻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迷茫,覺得時間漫長而無聊,回到你墳前時,我真想為自己也掘好墳墓,我絕望至極,不在對生持有幻想。沒有音樂生命是一種缺憾!沒有愛情生命是一種多餘!現在我只能常常在音樂中尋找那些傷心的往事,以前那些甜美的時光象風一樣飄走了,我寂寞地走在這人生的路上,

我不知道是老天特意的安排?還是你和我心靈相通,只要我祈求,你就會來我夢裡赴約,只是每一次讓我醒來時兩眼淚水,娟,我多想永遠不醒來,讓你在夢裡陪著我!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等待是一棵孤獨的樹,在無風無雨的夜晚,思念在皎潔的月色裏,徹夜難眠,分外愁楚,星光閃爍萬縷情思,在水一方遙寄天涯海角的張望,朝朝暮暮的遐思與渴望讓心懷莫名的憂鬱和焦灼,多少次面朝大海放飛心語星願,咫尺天涯的眷戀是否能夠把一朝一夕的牽手緊握為快樂的流連;多少次期待花開絢麗青春花園,煙雨紅塵的約定是否能夠把一生一世的等待團歡為幸福的百合closet organizer

有人說,等待是一個綿長的海,在情感漲潮的季節,每每清風徐來,悽楚的思念總把一簾子夢掛在天穹,曾經過往的相遇相知已化為一腔柔情一世牽念,守望在期盼中站成一尊雕像,刻著海誓山盟的愛戀!學會等待是一種成熟,懂得等待的人具有深沉耐力,懂得等待的人具有寬廣的胸懷。等待要沉著冷靜,等待要有一份信念,等待要有一份真誠,等待是體味生活真諦,等待是一種心態,成功需要一個過程,不懈努力要學會等待。等待,是一份美麗,更是一種涵養和睿智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是誰,點點柔腸,化作瀟瀟細雨?是誰,輕撫珠簾,思緒漫江春水?是誰,撐著雨傘,青石小巷徘徊,尋找遠去的足跡?

一切都因為似水的愛情,一切都因為如花的等待!

原來等待的美麗是婉約的蓮花。月升在夜空,蓮花開在熬人的黑夜,卻掩不住湧動的暗香;蝶舞在蹁躚,心裏裝著前世滄海的方向;葉落在夢裏,每一個轉身,都在懷想春天裏的風色,每一次落紅,都在紀念芳菲中爽朗的笑濕疹

在漫長等待的歲月裏,我的情愫隨著漫無邊際的想像,在浮躁與喧嘩的塵世中,起起伏伏,但是我相信無論人在何處,身在何方,只要情感不黴變,心願不老化,追求不懈怠,愛的翠竹就會天天拔節,情的山巒就會年年蔥蘢,因為我們深深地懂得:閱盡滄桑,無欲自然心似水;?參破禪機,一洗人間萬事非。

輕絮倚風,寄上情衷,誰在寂寞中,謝落了一世的殘紅?輕披羅裳,獨上月洲,誰在夢幻中,繼續著前世的等候?纖細的羅腕,柔柔的,輕撫上冰涼的香腮,用斂目的瞬間,滑落一滴酸澀的淚。於唯美的月夜裏,為你纏綿著朝朝暮暮的溫柔,為你堅守著靜靜謐謐的等候。

楊柳岸,綠草茵茵。曉風起,枝條輕曼,似歲月長長短短,恰生活柔柔曼曼。池邊的卵石小路,靜靜的像等待了許多年。是等待一份期許,還是等待一份凝望?小路無語。踏過瑩瑩的雨滴,獨立雨簾,清貧的情感遭遇了蓮荷遺世的冷豔,碧波蕩漾處,我拿什麼承受你脫俗的清高和嬌豔?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75  
你有愛過一個人,愛到心髒都為之撕裂嗎?即便那是不被允許的愛,你還是會不斷不斷的思念著對方嗎?若果有,那他還在你的身邊嗎?

若果在,就太好了。曾經,好像,也有過那麼一個人,他是那麼的溫暖,那麼的清澈,就像一個天使一般,他暖暖的笑,長長的睫毛。都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確,我喜歡上了這個天使,即便我是一株無花果樹。

我知道他從來都沒在意過我,但是還是不斷不斷的思念著他,思念著這個無端闖入的少年。即使明明知道無花果樹便是無望愛情的代稱。


只是覺得心髒一點一點的撕裂開來,流出了淡綠色的血,葉子一片一片的凋落,袒露出了我的無奈。他靠在我的身旁,疑惑的問著我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化,我看著他,深愛的他,看著他那不為世人所發現的純白羽翼,我什麼也說不出來,其實我只要這樣看著他就好了,只要看著他,我就可以忘掉那種撕心肺裂的痛。如果一直如此下去就好了…………

直到有一天,天使遇見了惡魔。惡魔綻露出了她邪媚的笑,把寂寞的天使挽住了。在那一刻,天使墮落了,因為他愛上了那個惡魔……

天使終於嘗到了充滿了情欲與邪惡的禁果,但代價是他把自己的雙翼給了惡魔。最後惡魔帶著天使的雙翼離開了,留下了他獨自一人。


他又再次來到了我的身邊,但他沒有淌淚,他只是很幸福的,緩緩的給我講述著那個禁果的味道,他說是酸酸的甜甜的,像淚水的味道。我不發一言的聽著,只覺得心髒慢慢散落成了,細小的碎片。因為他快要消失了,墮落了的天使要接受的必然的懲罰——消失於四界之中。微風在他身旁掠過,我看著他,第一次開口問了他“後悔嗎?”他笑著搖了搖頭。我問“想再成為天使嗎?”他淡淡的說“我想等她回來”我說“我幫你吧”他疑惑的抬起了頭。我緩緩的開了口,強壓著自己的痛“我是無花果樹的精靈,只要我把聖氣給你就好了。”他反問“會對你造成傷害嗎”我道“不會的”其實,我必須以我的回憶及生命力化成聖氣。那麼從此以後我便不再記得他了,並且我從今以後只是一個人類了,我將會失去我對他的所有回憶包括對他的愛……我無法再一直看著他了……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題目是韓寒小說的名字,我沒有那樣尖銳而批判的筆觸,我只是一個喜歡用文字控制我的世界的孩子,這是一句實話,聰明的孩子總是把謊話當成實話來講窗外遙遠的身影

能把自己都騙掉的謊話就是實話。

我的世界是個狹隘的範圍,它不代表什麼美國,英國,聯合國,不代表北極光融化掉的雪花,南極圈冰層覆蓋下的暗流,甚至不代表我生活的這個讓我感動的國家,城市。它只是一種感覺,屬於我和所有熟識我的人的一種感覺,開心,快樂,懊惱,沈默,所有的種種。

我喜歡過的歌手是周傑倫,他在北大演講說,就算是有一天只有我一個人,我也要繼續唱下去,這個世界總有人進來或離開,只要你們曾經來過我的世界,我就很感動。音樂是他的世界,他可以在裡面表達所有的不滿,想法,而我和老孔說過,有一天沒人看我寫的東西了,我也要一個人寫下去,有時候我的話固執的近乎瘋話,躲在某個角落,堅持毫無頭緒的事情,穿過無數掌紋,明亮的痕跡下是一個人的固執,所以我寫一個人的繼續這樣的文章習以為常不再掙扎

文字是我的世界,或許也是一種情緒流動的載體。所以它們都是我的世界,如同月亮和太陽一樣,並不矛盾。

我寫過最多的朋友是老密,這樣的後果就是所有認識我的人必然知道我有一個最好的朋友,他就像是我文章裡的那棵合歡樹,在我的世界飄散無數花瓣,感動的力量。每次回家的陪伴,讓我相信終究還是有一種不變的感情。昨天晚上他載我去兜風,我穿黑色秋裝,他穿長袖襯衣,夜風下車子穿過無數場景,霓虹燈下的人群都是半袖短褲,老密說,我們是不是老了,我在後面看不到他的表情,我說當然老了,當時我看到後視鏡裡自己模糊的輪廓,像是看到一個垂垂白發的老人從桃子看人生故事

杜拉斯說過,當一個人開始習慣回憶的時候他就開始變老了。

我的世界在變老,我寫下無數蒼老這樣的字眼實現了,二十歲的我考慮的是這樣的問題,考慮到所有的鳳凰花凋謝,考慮掉高中完成,考慮到她離開,他離開,最後所有人的離開。我的世界是我一個人,一個人的感動。

有些事你不得不承認做起來是需要一點點瘋狂和固執的,如果說自我毀滅的人都有一種這樣的態度,那麼為什麼我的世界還完好無損?後來在我一次次看到我的東西悄無聲息的出現下別人手上而面無表情,在我被別人說隊列裡不要說話然後默然的看著國歌聲中他們的嘻笑,在我寫下某段感動遭受到幾乎毀滅性的非議的時候,我明白我終究沒能了解我的世界。或者說是拋棄了我的世界一個人生活更有期待

感覺在自己的世界都需要掩飾,那麼這種感覺會不會很虛偽?

我感覺到我在親手摧毀掉我的世界,打破那個月亮,砍掉那些合歡樹,只是用文字留下一些可以自我安慰的碎片。一年後再去哪個買白吉饃的地方,頭家還是認出來了我和老密,老密說,我很感動,夜色下真摯的臉,而我卻是面無表情的沈默。

當年說過地獄都一起猖獗的人如今都不再聯繫,還有什麼感動,這是我的原話。

如果月光落在你一個人身上,無能為力的我也會看著那個冷月亮,孤單我們一起。這是我曾經寫過的句子保持自己觀點的意義

失去了什麼,改變了什麼?

自欺欺人的認為文字可以留下感動,可以和世界交談,回過頭才發現,即使我的【一夢十天】成功發表在榕樹下,即使我的文筆一直在奔跑,它也無法和我的世界交談。

它早已蟄伏在嶙峋冰冷的感覺中,回不到曾經,喚不醒。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