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思緒如壹抹輕柔的流岚,飄向遠方。遙望幽幽的月色,壹縷思念集上心頭。想妳的時候,我的心在顫抖,淚水悄悄地滑落。我知道這不應該是我。然而,想妳,就像背負已久的情債,命中注定要攢壹把紅豆,爲妳播種相思的年華。想妳,就像我還未完成的詩篇,必須寂寞地在午夜之中沈思,爲妳的虛無尋找思念的注釋;淡淡的心情,串成了憂傷的音符,這些音符變成了壹群饑餓的羔羊,壹點點地啃噬我夏夜的遐思。

想妳,就想深入妳暖暖的靈魂,用愛的珠鏈來連接彼此的心靈。莠腄涼轵也許,用掩飾內心怯懦的爲借口,用想妳的方式,便可以不必爲愛尋找理由。我不知道現在的妳,還好嗎?像我壹樣醉于愛、困于情而展轉反側難以入眠嗎?像我壹樣在窗台上孤零零地沐浴著月色,壹任流瀉的月光,把自己本已孤單的身影縮短再拉長?像我壹樣在遙望著天際,默默地祈禱上蒼保佑對方的平安嗎?像我壹樣在回憶我們的往夕時,嘴角就會浮出淺淺的卻也掩藏不住的笑聲嗎?無盡的思念,讓我再壹次陷入壹種孤獨,壹種因妳而生的孤獨。我孤單地站在窗台前,細細地觀賞蒼穹中的每壹個星星,靜靜注視那躲藏在雲朵中不願露臉的月亮,月光下我的影子孤單地上跳躍著。

我不得不用心再去吟讀那珍藏版,壹遍又壹遍翻閱著我們曾經的浪漫、曾經開心至極時而信口胡說的所謂的誓言,相思的翅膀再壹次扣擊我纖弱的傷感。我分明感覺到臉上有鹹鹹的東西流入嘴邊,我知道那是想妳熱淚,也是纏綿是無奈是語言無法觸及的刻骨之痛,我知道自己太脆弱,擺脫不了那濃濃的思念。

在這靜靜的夜裏,妳是否在這檸檬的月色下聆聽這壹串串愛的弦音?那首我們曾經壹起聆聽的《纏綿往事》,大提琴憂傷的泣訴常在耳邊響起,把愛的信息不斷擴張。柔和的顫音如心靈的低泣,是爲了壹種牽挂,是美麗的痛感。因爲遠行,很容易令人懷想,憂郁便次第結成思念的花葩。闊別的時候,連壹聲再見或珍重也來不及道出。在梧桐樹飄灑落葉的那個秋日的午後,沈重的心似滿街飄舞的落葉,挂在眉梢的情愫結成淚滴,遠方洞開的景深,已成爲我的唯壹歸宿。妳把詩歌般的祝福,連同青春的扼腕與歎息,溶進清麗委婉的心語中,爲我的抉擇蕩起幽幽波瀾。妳說,有詩便有生命的留痕,有詩便有聲音的玫瑰,有詩便有時空的穿越……

我想,張揚的命運既然注定,漂泊的遠航指向生命的彼岸,而作爲壹種選擇,只想去品味破浪乘風的自由。我再也無法與妳暢敘風中。未來,是否太遙遠、太渺茫?詩意的日子漸行消瘦,漸行漸遠,從此失落了與妳對話的意境,情殇如波。就這樣等待,頭枕著思念做夢,任孤旋遊思爲我抒情。獨自懷念妳華美的琴韻,行走在永遠的路上。風,是無盡的相思,以壹種形式感悟生命的演繹。總有壹片呼喚萦繞星空,總有壹片深情如星如月。等待命運的諾亞方舟,爲我漂泊的裏程尋找壹處避風的港灣,傾聽如歌如泣的氣息。無數月光之痕爲我顫然鋪開寂寞的情節。記憶穿行與那段相識相惜的歲月,如夢似幻。默讀妳微笑的誘惑,無法涉過忘川,徘徊在夢裏夢外的迷津……。

每壹個日子輾轉于思念的蒸烤。與自己對視,坐在自己的影子裏,讀妳、讀詩、讀過去、讀未來。也許前緣既然錯過,今朝相逢,請別再錯過。十年壹覺,夢醒歸來。壹朵飄忽塵世的閑雲,壹只萍蹤浪迹的野鶴,在靈魂的底部,平靜而孤獨地感受生命的頻率。知道妳會再次走來,爲我的旅程搖響希冀的駝鈴;知道妳會蓦然出現,爲我的詩行頻添金色的詞根。我的思念是壹扇永遠敞開的門,等待妳溫柔的闖入,將我輕聲呼喚,就像妳往日的柔歌。妳壹直尋覓我的蹤迹,正如我始終深埋著的壹樁心事。而今,我已無力挽回那曲共醉的流光,手中的獨槳也挽不住那支歌謠的走向。面壁歎息,像喧響音韻的風鈴,從千萬個方向紛至踏來,仿佛來自天籁的和聲,爲我傳遞壹串憂傷的音符。永遠的昭示是壹種最難解的情緣。這壹切,仿佛是壹種過程,抖落萬丈紅塵的羁絆,飛旋成壹個無言的結局。

我的興奮,只是瞬間靈魂洞穿的壹種姿態。妳那美麗的琴,壹經撩撥,將變成英花芳草,將覽盡青山流雲……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