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春天來,我對她的記憶幾乎有些模糊了,並非這幾年去了南極或者北極,而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已經被困在大都市好久了,所以只記得,春天到來的時候,各種花兒綻放,各種昆蟲飛舞,空氣溫暖清新,陽光明媚照人,但是有著這些記憶還不夠,我想要整個的浸在春天裏,享受春天的快樂。

奔波了多年,這壹日總算打定主意要回家壹趟了。渘箹滈老家在深山上,記憶之中,山路崎區,蜿蜒漫漫,以前讀書的時候,我還能和幾個同村的夥伴比壹比誰的速度快,如今想起來,那時候的精神多好,身體多好,現在只怕不能夠走上那座高山了。

我從城裏坐車回家,車子是壹輛藍色的農用面包車,上面漆著幾個醒目的大字“農村客運”。比起城裏的客車,這農村客運不不是很舒這。壹路顛簸,總算在我快受不了的時候,車子停在了壹座高山腳下。我下車後付了錢,站在路口,深深的吸了壹口氣,心中說不出的歡喜,總算回家了。

我們的村子坐落在半山腰,過去的小路現在已經變成了公路,雖然依然崎區,而且坑坑窪窪的地方很多,但是我還是非常高興的,心想:“新中國對咋老百姓真是好,過去何時想過公路可以挖上半山腰的村子呢。”

我沿著崎區的公路走了壹截,在壹個拐彎的地方,看到了過去上學的時候常走的小路,筆直的順著山脊上去,這都是爲了節省時間,不過也許是因爲公路挖通的緣故,現在這條小路上長滿了野草,路面上幹幹淨淨的,壹點灰塵也沒有,小路兩旁還有幾株野梨樹,枝條上抽新帶綠,我壹見之下,心中頓時狂熱起來:“是了,這都三月了,正是春天到來的時節!”

我小心的摸著枝條上的壹片綠葉,柔軟冰涼的感覺,讓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它摘下來,可是我又怎麽忍心。于是把鼻子湊上去,深深的吸氣,慢慢的呼出來,臉上帶著滿足快樂的笑容。

我說:“再見了小梨樹,我還要趕回去呢!”

微風吹來,小梨樹搖曳枝條,好像在說:“再見了,過路的,謝謝妳沒有摘下我的葉子,撇斷我的枝條。”

我呵呵壹笑,看了看這條筆直的小路,陡峭險峻,好像直接通向天空。“呼---”我常常的呼出壹口氣,然後深深的看了壹眼這條小路。腦海中回蕩起多年前求學之時的洋子,三五個農村小孩,爲了節省壹塊錢的車費而奔波三十裏之遙,那時候的我們自然是樂在其中的,如今賺了許多錢,坐著車回家,卻也丟失了那壹份快樂,那好,讓我來重溫壹下。我猛提壹口氣,向著山頂沖去,腳下沙石滾落,口中喘著粗氣,額頭冒出汗水,臉上洋溢著笑容。

我抄小路回家,到家的時候全身是汗,小腿酸痛,好像灌鉛壹般,提都提不起來腰痛

媽媽爸爸壹見到兒子回來,興高采烈的迎出來,看見我的摸洋。媽媽心疼的道:“妳回來也不說壹聲,我讓他們騎車去接妳上來。”

爸爸也笑道:“就是,現在公路修通了,妳還要這般跑,是不是上學的時候還沒有跑夠?”

我笑道:“我就喜歡走路,這條路好幾年不走了,現在走壹走,好像在和老朋友敘舊壹般,可溫馨了。”

媽媽笑罵道:“笨豬,妳壹定是書寫的多了,總是多愁善感的。”

我呵呵壹笑,不置可否。我何兩老壹起進了門。爸爸和我東扯西拉的聊天,媽媽在忙忙碌碌的做飯。不壹會兒飯菜都熟了,我們壹家人圍在壹張小木桌上開始吃飯了。

壹家人吃飯,很久沒有過的事情了。我很歡喜,見到菜桌上的各色菜肴,心中不禁感慨壹聲:“改革開放好政策,家家護護奔小康啊!”

記得我小時候,不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就沒有米吃,肉的話更是別提了。平時都是玉米面合著紅豆湯過日子,現在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每壹餐都有米飯和瘦肉,生活水平已經大不同往日了Dr.Chang Kit

壹家人難得聚在壹起,爸爸和我喝了壹點小酒,我覺得受寵若驚了,因爲爸爸壹直不讓我和哥哥喝酒的,抽煙更是不許,我也很贊同不抽煙,酒有時候會喝。吃飯的時候,爸爸談起這些年的變化,翹起大拇指道:“這幾年,多虧了好政策啊,,要不然我們怎麽可能翻身這麽快呢。”

我說:“那是當然了,共産黨的天下,那是人民當家作主,我們的好日子都是人家黨給的。”

吃完飯已經是深夜了,我們沒有再聊其他的,各自回房睡下。回家的第壹晚上,我怎麽也睡不著,窗外月光明媚,偶爾有貓頭鷹的啼叫聲“咕咕咕咕”。我聽著他的鳴叫聲,心頭思緒萬千,等待深夜才慢慢的入睡。這壹睡又是無比的香甜,因爲窗外總是那麽恬靜,沒有汽車的轟鳴聲,心中不必擔心上班會遲到,也沒有隔壁的鄰居早起上班吵醒妳,我壹睡就到日上三竿,這才醒來。感覺全身舒暢,精神百倍。

等我起來的時候,爸爸媽媽已經不再房裏了,他們把飯菜都給我熱在火塘邊,自己出去做活去了。

我吃了早飯,搬了壹個凳子在院子裏,又拿出隨身的筆記本電腦,開始趕稿子。過去寫的時候總要想上壹會兒才能下筆,今日卻是不知道爲什麽,打開電腦之後,思如泉勇,不壹會兒就寫了七八千字。我又看了壹遍,感覺蠻好的,這才優哉遊哉的開始聽歌。

我斜靠在門欄上,聽著歌兒,看著白雲滾動,身上灑滿了陽光,舒這極了。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壹道高牆之上,那是我家裏的另壹個別院,裏面種著許多花草樹木,那些花兒,曾有大部分都是我親手栽種的。我心中壹動:“難道它們都還活著嗎?”

我走了過去,推開別院的小木門,頓時壹陣清香撲鼻而來。我高興的不得了,連忙走進去。這壹刻我被驚得站在那裏,久久不能自已。

滿員盡是蘭花,此時花兒綻開,幽香就是從那裏傳來的,邊上還有幾顆櫻桃樹,是我親手植下的,那時候才有手指粗,現在已經高過土牆了,剛才去我就是看見了他們才被吸引進來。櫻桃樹開花比較早,此時已經有零星幾朵花兒綻開,幾只警覺的小蜜蜂已經“嗡嗡”的飛了過來,繞著幾朵小花兒飛舞,好像在預祝今年的大豐收壹洋。

我笑了壹笑。不知道笑寫什麽,心頭好像覺得,春天被瑣在了這小小的庭院之中,我要是不來這裏,就不知道春天已經如此臨近了壹洋醫療用品

不過春天到底是滿天下都在的,他是無私的,也可以說是無所畏懼的,即便那狂熱的沙漠戈壁,春天也會如期而至,他是守信的。

由于發現了這麽可愛的春天,我本來擬定兩天後就走的,結果呆了壹個星期才走。我走的時候,那些火紅的櫻桃花兒已經開了滿院子了。小蜜蜂整日忙個不停,今年它們注定要大豐收了。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