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時我總愛站在陽台上,在這塊朝陽的方寸之地上,陽光暖暖地、痒痒地照著,幾盆花、一張桌子和幾個木箱等等雜物閑置在那裡。

靜,靜就是這個陽台的特點。因為靜,所以可以思考,可以看風景。這確是一個極佳的觀景處,小區裡一色五層高的樓房,我家恰好在一角四層上,足以環視四周的情景。從窗外正看過去就是一座不遠的山,覆蓋著一層草被,我知道那邊還有幾塊田地,也許兩三個農人正在干活,旁邊一條黃土路通向一小片樹林。然而我總以為兒時常去的山坡上有許多灌木和大片的樹木,茂密的草裡有螞蚱、螳螂,還有機靈的松鼠和兔子,更多不知那裡聽說來的神祕事件,這讓我耿耿於懷了好久。現下看來不過是記憶的錯覺和孩子的天真罷了。

在上山的這條路邊上種了許多高碩的白楊,高高地超過了樓頂,然而我並不喜歡這些樹。白楊樹的葉子像手掌不停地搖晃、翻騰,白的刺眼、喧鬧,像是風的奴隸,努力推開手掌證明自己的清白客貨車

倒是電線上的麻雀我卻喜歡,嘰嘰喳喳地,抓在樹枝上看人,“撲撲”地又竄上了另一根枝上,地上的蹦跳著啄食,不時用喙梳理羽毛,像是一個負責任的飛行員,隨時準備起飛。

要說在這小小的陽台上最動人的,當屬這一盆曇花。想是要有喜事臨門一連四天開了六朵花,好花好兆頭,喜不自禁。我是愛雨的,更愛聽雨,那晚雨助花舞,“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聽雨賞花豈不人生一大快事﹗不大不小的秋雨徐徐落著,靜看花骨朵兒緩緩張開手臂;一條條綠色的葉帶是綠色的布景,花兒燕立枝頭,顯然要一展其“長袖善舞”;湊近嗅,一股淡淡的香味,香的不淺俗,已然顯出莊重的味道。可惜沒有月亮,此時臨近中秋,月亮皎潔明亮,倘若月光淌在花瓣上,豈不更顯清靜高雅。可見盡是福無雙至,兩全其美終是奢望。只見花朵慢慢地徐徐伸展,竟像一組慢鏡頭將一位舞者從亭亭玉立到婀娜風流一一分解,同時香氣也漸漸地濃了。在即將完全綻放的時候,雨似乎也急促了起來。終於,孤傲的舞者完全地亮相了,竟像是旋轉了起來。這時四周已彌漫著濃郁的香味,披白紗的舞者已然進入高潮。我用手掌輕輕托,青春、生機,這難道不是生命美麗的流團購網

突然想到林黛玉,假若林妹妹看到這一情景,必定是要有一番“既然開的這么美,卻來去匆匆,白白地來了一世,倒不如不開地好。”諸如此類的奇談怪論了。

我卻喜愛這美麗的花,它用生命舞蹈,從綻放到凋謝,彷彿只有青春與生機,這暗合了我們對一首歌曲高潮的記憶和對一部影片經典片段的回味。

然而,這是生命的完美呢?還是生命的殘缺塑膠回收

細細聽,卻並無雨聲;抬頭看,恍然,原來彼時非此時,失態了。太陽依舊暖暖地、痒痒地,幾盆花、幾個木箱,窗台上晒著一些杏胡兒,靠裡邊的已經起了綠毛。從小陽台的左邊望去是一片小公園,有幾個小孩子在那裡,早上還有很多老人去做早操、鍛鍊身體。

這便是我小小的陽台。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