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橋上相遇,你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看見我就激動地說:“我都想你了,我想死你了!”身子也盡量往我這邊靠近,我也刻意地靠近你並以臉往你的臉上貼,你便將像開了花的笑臉貼近我的臉,我激動得閉上雙眼,盡情地享受著你的氣息,你身上還殘留著的奶香。
你就此拉住我的手,似國家領導人見面時的握手狀,一個勁地上下抖動,我也就著勁兒地上下隨你抖動。 一直到該分手的路口你都不撒手。 沒有辦法,我只好隨著你們的車子也向你家的那個方向走去。
“給稱十元錢的開心果!”我對路邊的炒貨舖說。 而後又問你道:“你要吃開心果嗎?”
“我要,我要!我要吃開心果!”你飛翔般的將雙手揚起,你終於鬆開了我的手,我方才有機會往包裡掏錢給人家。
老闆很麻利地將十元錢的開心果稱好並找給我錢。 我提起小塑料袋放在你的眼前,你激動地說,謝謝大姑,謝謝大姑! 絲毫沒有讓誰督促你說。
我和你一樣很是開心,並看著你將眼睛笑成了一道縫,在自行車的後座上手舞足蹈。
你什麼是想大姑了,你是想訛大姑的好吃的吧! 你的媽媽揭你的老底了,當然也是愛憐地看著你的可愛的小樣,令人享受的鼻子眼睛都笑的臉龐。
你看這滿大街的人,俺訛誰了,別人俺還不願意呢,是不是! 我對著我的二週多一點的小侄兒說,不知道他是真的聽懂了我的話,還是習慣性的連點了幾下頭,說,是的,是的!
那奶聲奶氣的口吻和样子惹得周圍買菜的和賣菜的路過的都笑了。
遇到這小東西,我就得破費;他到我們家,我就得多忙一些,因為我給他東西吃,他一不注意,就弄得我滿屋皆是;當他離開,我讓他把自己的東西帶走,他都會奶聲奶氣地說,不拿走,明天還來大姑家。 我佯裝生氣地說,拿走,我少你的,你看你把我家搞成什麼樣子了!
他每每都會跺著小腳,連連說道:“還來,還來!”
我們大家都笑了,他也歡快地跑到他媽媽的跟前,從他媽媽的雙腿的間隙裡笑著看著我。
我真的拿你沒有辦法,我的可愛的小侄兒。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