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年華,蹉跎天涯,若相遇,只是寒暄,不提過往。

過往還在,在相冊裡,在文字裡,在你我不知的眼裡。

在喧囂,在膨脹,在不可預知的四處飄蕩。

只是,不提,便是永久的埋葬。

瀟瀟的琴聲,爽爽的笑聲,在我的身後,如此放肆的張揚。

我不說,不妒,不微笑。

只要看著你們還在我眼裡快樂的紮眼。

你說的從前,只是我不知的謀略,她和你的一起不是我要的結局。

毛絨棕熊的玩具不是我喜歡的樣子,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心裡是怎樣的情景。

聽喜歡的歌,做不喜歡的事,我的日子在沒有你的以後,還是一樣的單調。

你走後的早晨,寒涼的陽台,陽光照不出我想要的溫暖。

行走的人群,嬉笑的怒罵,熱鬧只是彼此不在意的聚焦。

我抖落髮梢裡的落寞,坐回原來的角落,張望不清晰的未來。

可是,即使我還在,未來還在,溫暖卻不知到了哪裡。

那些年相信的愛情,還有夢,被我擱淺,在遙遠的從前。

現在只是固執的認為,自己沒有愛也是可以生活的美好。

所以,你看,我活的多好。

恣意的行走,任意的停留,沒有誰會阻擋我的腳步。

哪怕,是以前的你,還是現在回首的你,都不可以。

我是多麼驕傲的人,怎麼會容忍你這樣的不干淨。

是的,你知道我有怪異。

即使自己的屋子亂到不可落腳,但是不會忍受你絲毫的瑕疵。

要乾淨,要整潔,要有我思想裡的謙謙君子模樣。

是不是很過分,你肯定這樣想過無數次。

是不是會覺得那時候自己的滑稽,任我肆意妄為的擺佈。

只是你不知的是,我的任性養成你如此的魅力。

你從來不會想到我會這樣的瀟灑。

一聲一聲的微笑

我只是告訴自己,哭泣不是對付你的計策。

活的很好才是對你的炫耀。

只是我不屑,也不願讓你現在有著半分的為難。

我對你有多好,你自己都知道。

想想這些年的足跡,還會不會覺得我沒有一絲一毫值得你留戀。

如此,我是不願與你有更多交集。

看著你們的好,我也不會有多難過,笑一笑,便是另一幅模樣。

我在宣紙裡勾描你的模樣,然後撕裂,說著我的手法越來越好。

看你的素描,還有多少含著感情的成分,別天真的以為,你是我不可缺少的慰藉。

我有我的孤單,但是不需要你無處可放的呵護。

我們彼此脫離,你繼續你的幸福,我繼續我的寂寞。

路過天涯,說起海角,你才知曉,原來我就是那個七號。

我們是如此相似,卻又是如此不同。

我不會糾纏,你卻是擅長於藕斷絲連的伎倆。

所以,我們有那麼多的理由,必須要分開。

分開後的年月,陽光是共有的,心情卻是各自的。

猜不來的年月裡,你還是一樣的知足常樂。

下雪是沒有預知的驚喜,我把手套摘掉,握著雪,體會冰冷的滋味。

翹望山的那邊,會不會有另一個樣。

在等待,什麼時候按捺不住的我,去踩出不一樣的蜿蜒小路。

留下一聲一聲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狂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