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9  
我也有一段令我難以忘懷的孩提時光和那只屬於兒時的狗。

面前變得格外的亮堂,一道略帶幾分溫暖的光束射得我眼睛很不舒服,我睜開惺忪的雙眼,用手搓揉著,然後慢慢看清了我的周圍。一束淡黃的陽光透過窗子正好照射在我的臉上,很多細小的顆粒在這蛋黃般的陽光中浮游著。我把嘴巴張得老大,伸了個懶腰,便跳下床去。我站在我家的二層閣樓上,望得格外遠。遠山的霧氣還沒有完全消退,依戀著山巒,在山間繚繞浮動,似絲帶般輕柔,如秀發般飄逸。金色的太陽給這安逸的村子也鋪上了一層蛋黃,呈現出幾分溫馨祥和,我想起了媽媽打的荷包蛋。

有件事情是每天起床後必須解決並且是馬上得解決的。我扯下褲襠,露出命根子,對著樓下,一泄千裏。整整憋了一夜,差點沒尿在床上,現在得以釋放,不亞於瀕臨決口的堤壩翻騰的洩洪場面。我肆無忌憚地向樓下噴射著尿液,排泄著憋了整夜的痛苦與煎熬,享受著洩洪般的舒爽與愜意。順著我身子的擺動,一條清澈的水鏈泛著晶瑩的亮光在空中舞動。我家的屋子下麵是用山石砌起的五六米高的地基,加上閣樓的高度,落差少說也有八九米,如此大的落差,讓這場面顯得格外的壯觀,我為我的傑作幹得更加起勁。尿液如同一條銀蛇扭動著纖細綿軟的腰肢,引得樓下的雞群一片驚慌,咯咯亂叫一通;我家那頭正在拱土的小豬張著黑乎乎的腦袋向上張望,嗷嗷地咕隆著;村裏的麻老五卷著褲管,扛著鋤頭,叼著草煙打樓下經過,昂起圓溜溜的腦殼笑眯眯地嚷著:“再撒尿,就用刀剁了下酒吃。”我不理,繼續著我的表演,撒完尿,我提上褲子就往樓下跑去,我家的黃毛就跟了上來。

黃毛是我家的一只狗。村裏人幾乎家家養狗,家裏有一只狗,便似多了一口人。時常有狗叫著,可以增添旺氣;回到屋裏,有狗擺尾巴,在身上磨蹭,心裏也有了幾分熨帖。村裏的路是村民踩出來的,也是狗踩出來的。在路上,人的腿摩擦著狗毛茸茸的身體走過,各不礙著誰。人吃五穀雜糧,狗照樣;人吃肉,也少不了狗的幾塊。農村人搶日頭,天還沒有大亮堂,肚子便填得鼓鼓的,大人背的背背簍,趕的趕牛,扛的扛犁,都上了山,大點的孩子也背起書包往學校跑。村子只剩下六七十的老嫗老翁,照看著自己的孫兒。村子便是狗的天下了。白的、黑的,花的狗成群接隊的在村子裏竄來竄去,安靜中時時傳出幾聲狗吠;有時是一長串撕咬聲或放機關槍般的狂叫聲,驚動整個村子,回音陣陣。

黃毛是一只成年大狗,經事頗豐,在狗中的資歷和威望較高,多數時間趴在我家門前閉目養神,懶的為了一塊骨頭而爭得你死我活,真的爭起來,其他的狗也只好知趣地走開,眼巴巴地看著。黃毛還有些與眾不同,它是一條愛喝酒的狗,關於黃毛愛喝酒的習慣,說起來還有段趣事。

村裏自古以來就保留著好客的習俗,每當親戚朋友臨門,必定殺雞宰鴨或是割臘肉款待。在火坑上架口大鍋,把雞鴨魚肉炒好倒進去,放上大蒜、胡椒等作料一鍋煮,清洗好的白菜和菜花等湯開了就往裏面下。主人招呼著親戚朋友入座,以鍋為圓心圍成一個大圈,這就是農村人的火鍋,講究一個分量足,講究一個氣氛濃。席上待客酒是少不了的,酒都是剛從甑中釀出的米酒,還帶著幾分溫熱;喝酒用的都是大碗,大碗喝酒才顯出主人的熱情和豪爽。眾人舉起大碗,大碗被撞得咣當有聲。酒下了肚,染紅了大人們的臉,酒在肚裏全釀成了話,於是胡話、葷話、瞎話全都從嘴裏吐出。酒到酣處,一個個臉上汗津津,嘴上油滋滋,眼裏迷糊糊的。喝完再倒滿,再撞碗,酒水傾倒出來,灑了一地。我家的黃毛就在人中間穿梭,撿拾人嘴中吐出的骨頭和雜穢,也融入了這熱鬧的氣氛,顯得很滿足。

我們正吃得酣暢淋漓時,黃毛幾聲怪異的叫聲聚焦了眾人的視線。只見黃毛在一旁踉踉蹌蹌,東搖西擺,兩腿綿軟無力,晃動了一陣子就栽倒在地,身子扭動著,嘴裏發出微弱的呻吟,過了會兒就不動彈了,給當時在場的人著實一驚。後來才明白原來是黃毛吃的雜穢上灑了酒水,黃毛生平第一次喝醉了。

黃毛醉酒倒地的滑稽場面深深刺激了我兒時的好奇心,在以後給它餵食的時候,我總偷一點爸爸的酒倒在黃毛的飯盤裏。開始時,黃毛也再現那天醉酒的場面,作為肇事者的我在一旁大笑不止,可次數多了,黃毛的酒量明顯見長,黃毛再也沒有倒下,有時稍有些踉蹌,摻和了酒的飯食,黃毛吃得吧唧有聲,顯得格外的香。喝了酒,只見黃毛兩眼血紅,喘氣粗響,全身黃毛舒張,對天長嘯,叫聲高亢,略帶絲絲淒涼,是狗叫,又似狼嚎。

知道了黃毛愛喝酒的習慣,爸爸喝酒時總給它倒一點。有時爸爸一人喝酒感到乏味,便端起大碗與黃毛對飲。黃毛變成村裏唯一能喝酒並且喝酒不倒的狗,變得更有血性,還更顯剛烈,也更加確立它在狗群中的統領地位。就連胡二家那只原先與它時常較勁的黑狗,現在也跟在黃毛後面,服服帖帖,屁顛屁顛的。一大群狗經常在村中穿來穿去,領頭的必定是我家的黃毛。我讓我爸驕傲,黃毛讓我驕傲。

那年,媽媽背著一大捆柴從山上回來,走到村頭,腳底踏空,從兩米高的陡坡上跌下來,連同背上的柴火。媽媽摔裂了盆骨,動彈不得,好心的陳婆從自家拿了一百塊錢,眾人把媽媽放在一個破舊的太師椅上,抬著媽媽去的醫院。再見到媽媽是在一個多月後,是爸爸背回來的,媽媽已經能下地緩慢走動,但大部分時間還是躺在床上。為了給媽媽治傷,家裏的豬賣了,雞賣了,糧食也賣了些,外面還欠了一屁股賬。爸爸看著躺在床上的媽媽,失去了往日的笑容,焦慮愁苦刻進了額頭的皺紋裏。家裏一下子變得安靜了許多,只有黃毛的幾聲叫喚。

舅舅舅媽提著大包小包來我家探望,臉上先是堆著笑,而後變成愁,詢問了傷情,寬慰了爸爸。爸爸燒起了火,留舅舅舅媽吃飯。家裏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招待客人的東西了,只得割塊臘肉,洗洗刷刷,下鍋炒熟後和著蘿蔔一起煮。村東頭的麻老二經過我家門口,進屋搭話:“哎呀,小舅子來了,炒什麼菜款待啊?”他朝鍋裏一看,嘴裏嘖嘖有聲,沖著爸爸說:“就吃這個啊,對得住你小舅子啊,再說了,你小舅子來一趟也不容易啊。”爸爸對麻老二一向沒有好感,我媽摔傷的那天他就在旁邊,不伸手幫忙,還冷言冷語,幸災樂禍。“那吃什麼?豬也沒了,雞也沒了。”爸爸生硬地說。“那不是還有狗嘛。”麻老二沒看出爸爸心裏已經生出火氣,繼續調侃著。爸爸把頭猛地轉向麻老二,腦門上青筋爆出,兩眼冒著凶光,直瞪著對方,麻老二對事情的突變顯然準備不足,顯出幾分尷尬而不知所措。

爸爸轉身走向裏屋,拿了一根麻繩就往外沖,黃毛搖著尾巴湊過來,在爸爸腿上磨蹭。爸爸用很快的速度打了個活結,套在狗的脖子上,然後把黃毛牽到岩牆邊,把繩子的一頭綁在一旁的木樁上,把黃毛往高牆下使勁一踢,黃毛便懸在半空中。黃毛亂舞著四肢,拼命掙扎,發出撕裂般的慘叫。我和舅舅舅媽先是愣在那裏,不知道爸爸要幹什麼,現在才明白,回過了神就往屋外跑去。爸爸拿來一條手膀子粗的棒子,照著黃毛的頭準備砸下去,舅舅跑上前,一把抓住,嘴裏吼道“姐夫,幹嘛呀!”麻老二知道自己點燃了火藥桶,捅了馬蜂窩,嘴裏咕隆著:“開個玩笑,當真了。”沒趣地走開了。爸爸喘著粗氣,也不吭聲。舅舅搶下棒子,丟在地上,把黃毛拉上來,取下黃毛脖子上的繩子。黃毛已經奄奄一息,無力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黃毛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熱情換來的竟然是差點喪命。我被剛才的一幕嚇著了,先是愣神,然後大哭。我蹲在黃毛旁邊,關注著它,輕撫著它的腦袋,發現黃毛的眼角滲出一滴眼淚。

黃毛在地上躺了半天,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在屋門口來回晃蕩著,像打了霜了茄子,病懨懨的,沒精打采。我往飯盆裏倒了一碗飯,再特意和上了酒,端到黃毛面前。黃毛視而不見,見到我也不搖尾巴了,它耷拉著腦袋走開,靠倒在牆角閉目養神。

大清早起來,我照例往黃毛的飯盆裏添食,卻發現昨天的飯原封不動地堆在盆裏,泛著一股刺鼻的酒味,黃毛也不見了蹤影。“黃毛——黃毛——”我屋前屋後使勁地呼喊,喊聲傳到山那邊,回聲又折返回來,一陣接一陣,可還是沒能喚回我的黃毛。我幾乎瘋狂地從村子東頭奔到西頭,再從村南跑到村北,一路歇斯底里地喊叫,腦門上的汗一滴一滴往下掉,內衣粘在背脊上,可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王大嬸聽到喊聲,從屋裏走到曬穀場上,說她昨晚聽見了半夜的狗叫,就是從她屋後那塊荒草坪裏傳來的,“那狗叫的真作孽啊,像狼嚎一樣,聽得我起一身雞皮啊。”王大嬸面容作出十分憐惜痛苦的樣子。

我跑到那塊草坪,旁邊有一棵快要乾枯的老槐樹,斑駁乾裂的樹身,遒勁彎轉的枝幹,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的滄桑,飽嘗了多少風雨的侵襲,現在已是千瘡百孔。這裏是村裏的狗經常聚集的地方,我在草坪裏仔細搜尋著黃毛的蛛絲馬跡,發現老槐樹下的泥土上有幾行深深的溝痕,還發現了一個脫落的狗腳趾甲,帶著斑斑血跡。顯然,這條深深的溝痕是黃毛刨出來的,這趾甲也是用力過猛而崩落的。我難以想像當時黃毛一邊聲嘶力竭地喊叫,一邊瘋狂刨土的場面,是何等的慘烈和驚心動魄,我難以揣測當時黃毛心裏的極度煎熬。那是絕望的嘶喊!那是無助的哀鳴!

一天、兩天,一星期、一個月,黃毛再沒出現過,我時常蹲在門檻上癡癡地望著遠山,或許黃毛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有好吃好喝,還當狗的首領,還是和往常一樣像狼一般地嚎,我只能這樣以為。麻老五說他在山裏砍柴看見過我家黃毛,“它毛黃得有些發紅,眼睛像兩個電燈泡一樣,瞪我看了半天,我身上直冒冷汗,不敢吭聲,寒毛都豎了起來,它看了看就走了,後面還跟著幾只野狗……”麻老五的話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但我始終相信黃毛還活著,心裏也慢慢釋懷了。

或許黃毛本不是一只屬於我的溫順的家狗,而是一匹本該遊走於山林的剛烈的野狼。

黑子

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可胡強偏不信這個理,他是我們村家喻戶曉的名人,婦孺皆知的無賴。村裏人背地裏都叫他水老倌;婆娘們經常教育自己的子女:“見到胡強要繞道走,千萬別招惹他,我們惹不起,還躲不起啊!”胡強身材魁梧,膀粗腰圓,長著滿臉橫肉,一身殺氣。他對自己唯一忌諱的就是三十不到腦瓜就禿了一片,可他家的黑子毛髮茂盛,滿身是光溜黑亮的皮毛,胡強看著他家黑子,心裏就平衡了許多。黑子天生一副碩大的骨架,時常齜牙咧嘴,兇神惡煞的樣子,和胡強一個德行,村裏人也常說,不愧是胡強家的狗,真是天生絕配。

胡強吃了早飯,就牽著他家黑子,頂著草木稀疏的腦殼在村裏溜達,等村裏村外那些不務正業的二流子湊攏後,就邀到村後的大槐樹下,在一塊光溜的大石板上幹起了他們的勾當。賭徒們把胡強圍在正中央,黑子就在人的褲襠裏來回地鑽。胡強麻利地從衣袋中掏出兩枚方孔銅錢,在賭徒們面前一亮相,就輕輕一轉,丟在大石板上,兩枚銅錢被轉得噝噝作響。賭徒們的眼睛死死地瞪著。胡強拿起一個杯子“啪”地一聲罩上,嘴裏嚷著:“買單,還是買雙?”眾人紛紛下注。“下好了,要開了。”胡強吼了一聲,眾人也吼了起來:“單!單!單……雙!雙!雙……”“開咯!”胡強邊吼邊揭開杯子,“是單。”眾人憂喜參半,興奮和沮喪寫在不同人的臉上。

村裏的大槐樹下時常聚集著這一堆賭徒,坐莊的必定是胡強。先前參加的多半是打工回鄉的年輕人,後來看熱鬧的人多了,就忍不住伸手,隊伍便漸漸發展壯大。大人看不見孩子,妻子尋不著丈夫,兒子找不到爹媽,便會來這裏尋找,多半能夠找到。這股風氣使村裏遊手好閒的人越來越多,年富力強的漢子不下地幹活了,稚氣未消的毛頭小孩開始翹課,中年婦女也懶得清理家務,打理小孩。這塊土壤竟然生出這樣一群不務正業的人,讓村裏有良知的人著實擔憂。村東的老秀才王大爺就時常感歎,真是世風日下,好逸惡勞,如何得了啊!可這樂壞了胡強和黑子,胡強邊轉著銅錢嘴裏邊喊,錢漸漸地就流入了自己的腰包,圍得人多了,胡強腦門上冒出了汗都顧不得擦。黑子喜歡熱鬧,主人高興它也很歡悅,在人群中瞎鑽,張嘴亂吠。

胡強出了家門,他家那棟陳年老屋裏就只剩他娘一人了。他爹和他娘結婚遲,四十歲上下才生下胡強,老來得子,兩口子分外疼愛,捨不得打罵,百依百順,銜在口裏都怕化了。胡強從小就養成了蠻橫無理的習慣。他爹娘終於嘗到了溺愛的苦果,他爹是被不成器的胡強活活氣死的,老娘也為他操碎了心。現在老娘已是滿頭銀絲,但她還不能撒手人寰,因為胡強快三十了還是光棍單身,她想著能抱孫子,這件事若是沒著落,她會死不瞑目的,於是就托媒人到處求訪。胡強是遠近聞名的水老倌,找個媳婦談何容易,父母誰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裏推呢?胡強的娘也就無從挑剔,只要是個能生娃的女人就行。胡強愣頭愣腦的,好像從來不急,整天和黑子在一起。胡強對他娘從來就是惡言惡語,可對黑子真是無微不至,有好吃的,胡強首先想到的是黑子。村裏人背後就說,胡強認狗作娘,把娘當狗。

還真有人被媒人說動了心的,願意嫁給胡強。姑娘是老後山的,雖算不上俊俏,倒還端莊,是一個跟著奶奶長大的孤兒,奶奶前些日子離她而去,她呼天搶地,嚎啕大哭,在村裏人幫扶下勉強把奶奶安葬之後,她就沒了著落。媒人乘虛而入,直擊要害,接著便順理成章,水到渠成了。人無助的時候,心裏防線總是脆弱的。胡強結婚那天倒也熱鬧,村裏人都來幫忙,湊熱鬧。胡強是不受歡迎的,他老娘卻讓人同情,畢竟是同村人,也算半個親戚。胡強穿上新衣裳,帶上大紅花,開心得像孩子一樣。黑子也非常開心,對著喧鬧的人群直叫喚,好像是它結婚一樣。

胡強的娘總認為男人成了家,有女人管著就會收心一些,可胡強沒有,依然我行我束,遊手好閒,整日東遊西蕩,重操舊業。自打結婚以來,胡強的手氣就一直不順,逢賭必輸,但他屢敗屢戰。過不多久,結婚收的那點人情錢就隨著銅錢的轉動進了別人的口袋。妻子發起了牢騷,胡強長這麼大就連他爹媽都沒對他說過一句重話,哪里經得起妻子的數落。氣不打一處來,胡強對妻子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毒打,從此妻子便不敢吭聲,明白了當初嫁給胡強是一次多麼錯誤的選擇。

打完了妻子,胡強心裏還是憋悶,口袋裏沒錢,手又癢癢,日子變得難熬起來。那天夜裏,胡強帶著黑子像往常一樣在村裏遊蕩,口袋空蕩蕩,心裏就是覺得不爽。走到老王家門口,看見門虛掩著,胡強輕敲了幾聲,屋裏沒人應答,他便打起了歪主意。胡強悄悄溜進屋裏,開始十分小心謹慎,後來也就放開手腳,翻箱倒櫃,搜尋錢財。不巧,這一切被上完茅房的老王碰個正著,面對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家,老王第一反應就是大喊捉賊。胡強見勢不妙,就對老王下了毒手。

找上門來的派出所民警讓胡強傻了眼。胡強被民警帶走那天是全村人最開心的日子,但老王卻因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被打折了兩根肋骨,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黑子看著主人的離去,一個勁兒地叫喚,一直跟到很遠,直到胡強被押上警車。

胡強被判三年,等待他的是漫長的牢獄之苦。她老娘終究沒見到孫兒,在那年冬天離開了人世。他娘死了好幾天才被村裏人發現,躺在床上,全身僵硬。胡強屋後是爹娘身前準備的現成的棺材,村裏好心人把他娘用被子裹住,放進棺木,抬到對門山上掩埋了。沒過幾天,胡強的媳婦也不見了蹤影,村裏沒人知道她去了那裏。屋裏只剩下黑子,每天依然在那棟老屋裏進進出出,現在黑子變成了當家的了。

村裏人每天還能碰到黑子,它再不像以前那樣叫喚了,也從不搭理人,總是低著頭,來去匆匆,比村裏人下地幹活還忙。黑子沒有了主人,就斷了供給,但村裏人從來沒看見黑子找過剩菜剩飯。吃飯的時候,村裏的狗看見了就會蹲下來,等待施捨,而黑子就算從此地經過,也不抬頭看一眼,給它丟過去,它也視而不見,總是行色匆匆地往前趕。

白天黑子活動不多,喜歡趴在自家門前閉目養神,見到生人靠近,就彈簧似的立起,朝著人沖上去,放聲狂吠一通,直到那人走遠。所以,村裏人雖然知道這棟老屋已經沒人居住,但也很少有人靠近。前些日子,鄰村來了一個自以為是的小偷,準備趁夜裏對胡強家下手,半夜傳來一陣機關槍般的狗吠,小偷被黑子撕破了衣服,咬傷了手腳,發出殺豬般的喊叫,嚇得沒命地跑,聽說小偷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半個月沒下地。

晚上是黑子最活躍的時候。一天夜裏,我們小孩在平場上捉迷藏,黑子嘴裏叼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從我們面前走過,好奇心驅使我追過去仔細一看,它叼的竟然是一只老鼠,狗也逮耗子,那不是多管閒事嘛?真讓人難以置信,但我們終於明白了黑子的謀生之道。黑子的生存能力如此之強,讓我們改變了對它的看法,生出幾分欽佩。

之後,村裏人幾次看見黑子逮老鼠的場景,它速度之快,動作之靈活絲毫不遜色於貓。吃老鼠過活的黑子肚子滾圓,長得格外豐碩肥大,村裏的狗都讓它三分,見到它都退避三舍,不敢去招惹它。

當胡強的名字在村裏人的腦袋裏快要淡忘的時候,胡強回來了。那是一個陰沉沉的下午,胡強穿著一套洗的泛白的粗布衣裳,提著一個破舊的布袋進了村子,碰到他的村裏人和他擦肩而過,以為是來走親的外鄉人。後來是王秀才覺得這人面熟,問了一聲“是胡強嗎?”胡強點點頭,這下全村人都知道了。現在的胡強好像一下子衰老了許多,眼角已有了皺紋,並且銳氣大削,沒有了往日的倡狂,見人就低著頭,靦腆一笑。他聽說娘在他去勞改的那年冬天就走了,妻子也跑了,家中已沒有了親人,他眼角淌出了眼淚,這是村裏人第一次看到胡強流淚。在王秀才指點下,胡強找到了埋葬他娘的山坡。山腰隆起了一個小土堆,由於風雨侵蝕,都快要被削平了。胡強不能接受鮮活的娘現在變成了一抔黃土的事實,趴在墳頭嚎啕大哭。擁有時不懂珍惜,失去了才覺可貴,胡強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胡強踉踉蹌蹌地回到塵封了三年的家,屋前屋後已經雜草叢生。他卸下鏽跡斑斑的鐵鎖,推開屋門,抖落一陣灰土。走進屋中,地上長著青苔,還冒出了一些植物的嫩芽;屋樑和牆上都佈滿了蜘蛛網,什物上鋪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土,看不出原來的顏色,面對如此衰頹之景,胡強有些黯然神傷。走到堂屋,眼前的景色大體相同,只是牆角有一個淺坑,堆了一些稻草之類的雜物,儼然是一種動物的窩,旁邊有一條光溜的直道通向屋外,顯然是這只動物出入的必經之路。自己的家竟然變成動物的棲身之所,這更加重了胡強的傷感心緒。胡強想著自己現在已經到了眾叛親離,無依無靠的境地,以後只能過煢煢孑立,形影相弔的日子,禁不住潸然淚下。

正當胡強掩面感傷之際,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莫非是那只在此安家的動物回來了,胡強心裏一驚,猛地抬起頭。只見對面一只肚皮滾圓,渾身黑乎乎的傢伙正虎視眈眈地瞪著他,胡強有幾分膽怯,但黑乎乎的傢伙一直愣在那裏沒動,只是瞪著他。胡強猛地醒悟過來,這不就是他家的黑子嘛!“黑子,過來黑子。”黑子這才確定是自己失散了很久的主人,箭一般地沖過去,墜入胡強懷裏,在胡強的臉上又舔又啃。胡強抱住黑子,失聲痛哭,他不是孤身一人,這世上還有他唯一的親人——黑子。

從此,村裏人發現胡強變了,變得勤勞和善,樂於助人了。胡強修整了自家的老屋,然後扛起鋤頭,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儼然已是一個正宗的山裏人。胡強和黑子形影不離,胡強幹活,黑子就在山間地頭轉悠,收工後一起回家,和黑子一起吃飯,一同睡覺。

村裏人經常開玩笑逗他:“胡強啊,你到底把狗認作親娘,還是當成媳婦呢?”胡強只是靦腆一笑。

小白和小花

那還是在我八九歲的時候,我家從村裏搬到了鎮上,這著實讓我高興了一陣子。這裏寬闊平整的柏油路取代了蜿蜒崎嶇的山路;高大的磚房取代了低矮的木屋;人們身上光鮮的花色取代了沾滿泥汙的衣裳。我告別了爺爺奶奶,告別了老屋,告別了牆壁上兒時的印記,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我爸是鄉政府的職工,我們一家四口就搬進了爸爸單位不足20平米的房間,擺上一張大床之後,房間裏就沒剩下多少餘地了,往往是媽媽在門邊做飯,姐姐在門外洗衣服,我就在一旁做作業,經常被油煙嗆得不行。晚上,我們一家四口就擠在一張床上,被子老不夠蓋,於是媽媽又加了床毯子,到了第二天早上,被子毯子早已分家。這間小房雖然小了些,卻拉近了我們全家的距離。

鄉政府旁邊原先是一個土坡,隆起很高。後來一個磚廠在這兒取土燒磚,經過一年多的煤煙熏烤和機器轟鳴的侵擾,土坡變成了一塊凹凸不平的窪地,無土可取,磚廠不知又遷往何處。旁邊還挖了個大水塘,是當時做磚取水用的,現在仍然蓄了一塘水。這個水塘現在已完全變成一個垃圾坑,鄉政府的職工、家屬和周圍居民的垃圾都往裏面倒,長年累月,塘邊已堆起了厚厚的一層五顏六色的垃圾:易開罐、酒瓶子、破皮鞋、爛襪墊、塑膠紙、包裝袋、掉毛的牙刷、破損的鍋盆、雞鴨的毛、動物的骨頭,還有女人用過的衛生棉,還泛著點點血斑。每到夏天,臭氣薰天,這裏就變成了蒼蠅蚊子的孕育地和屯聚點,嚶嚶嗡嗡,場面宏大,熱鬧非凡。塘裏的水也失去了原先的清澈,顯出暗綠色,變得有些粘稠,上面還飄著一層油污,儼然已是一塘死水。

坑邊除了倒垃圾的人不得不偶爾光顧一下,就只有一條狗經常在那一帶活動。那只狗個頭不大,通體灰白,原是磚廠包工頭家的。那時,這裏人流湧動,機器轟鳴,煤煙四起,很是熱鬧。我沒事就跑過去玩耍,看工人們挖土、制胚、曬磚、燒磚的過程,聽他們操一口外地口音說話,讓我半懂不懂的。混熟了,我也和他們的小孩玩,他們也經常扯下我的褲子,拿我開玩笑。我時常看見一只通體灰白的狗蹲在簡易的工棚下閉目養神,工地開飯時,這只狗就在這個人面前蹲蹲,又跑到那個人面前蹲著,雙眼只瞪著飯碗,工人們吃飯時也經常丟一些給它。沒事時,我就喜歡逗弄它,摸它的腦袋,它就閉上眼睛;撓它的肚皮,它就四腳朝天翻著肚皮,我撓哪兒,它就把那地方騰出來。見到我,它就會搖著尾巴湊過來。

我管它叫小白。在小花沒來之前,我是小白最好的朋友,我們時常在水塘邊追逐嬉戲。自打小花到來後,小白便漸漸疏遠了我。小花也是一只狗,體型和小白相仿,身上大部分雪白,只是左腦袋和右屁股上長著兩塊巴掌大的黑斑,這更顯得它可愛動人。面對小白對我的冷淡,我還是想通了:在狗眼裏,人的魅力終究比不過它們的同類,更何況是如此美麗的一只狗呢。小花是從何而來,到現在仍然是個迷,或許是一只被主人遺棄的流浪狗。自打小白和小花相遇後,它們倆就形影不離,難道狗也信奉一見鍾情?磚廠開飯時,先前是小白一只狗在人群中穿來鑽去,現在是小白帶著小花在人群中穿梭。得到骨頭,小白總讓給小花先啃,小花啃完了,小白才接著啃;包工頭喂飯時,它們也嘴對嘴,頭碰頭,一塊兒吃。結識小花之後,小白白天趴在工棚下打盹的時間明顯減少,我時常看見小白和小花圍著水塘追逐嬉戲,與前些日子我和小白玩耍一樣,現在,小白身邊的小花取代了我,它們玩的更加歡騰。追打累了,它們就跑回工棚的蔭涼下,小白倒在地上,吐著舌頭,小花就在小白身上磨蹭,用嘴巴為小白找蝨子,有時乾脆就倒在小白的身上翻滾。晚上,小白和小花也在一起,它們身子相貼著躺在柴房裏,像一對恩愛的小倆口。

當泥土漸漸都變成了一塊塊紅磚,砌進了人們的房屋,小山坡也一天天地被削平;當機器的轟鳴最終停止,最後一縷煤煙飄盡之時,小山坡已經蕩然無存,剩下一個到處坑坑窪窪的凹地。簡易工棚拆了,機器運走了,鍋碗瓢盆都撤了,工人們也散了夥。磚廠搬走那天,我特意跑去為工人送行,也看看小白和小花。工人們常年在外,居無定所,帶的東西都不多,除了一床破棉絮和幾件換洗的衣服外,就沒其他值錢的家當了。包工頭帶著妻兒,平時講究體面些,東西自然就多了些,鍋碗瓢盆、衣櫃床架擺滿了整個貨車。臨行前,他還不忘摸一下我的腦殼。包工頭牽著小白往貨車前座走,我摸了摸小白的腦袋,和它道別,或許以後再也看不見它了。不知怎麼回事,小白顯得十分反常,小白硬是不肯上車,死死地繃著繩子,和包工頭僵持著。包工頭只得採取強硬手段,把小白硬拽上車,可小白一轉身就跳下來,包工頭再把它抱上車,便馬上關上了車門,沒想到小白又從車窗裏一躍而出,再把小白抱上車後,包工頭只好把車窗也關上,還死拽著韁繩,這才把小白鎮住。車開走後,這裏一下子變得冷清下來,環視四周,一片狼藉,雜亂不堪,好像是被鬼子洗劫過一般。習慣了喧鬧,這裏的沉寂讓我心裏發慌,望著空蕩蕩的窪地,我的心也仿佛一下子被掏空。我忽然發現水塘邊站著小花,它孤零零地傻望著車駛去的方向,我終於明白小白不肯上車的原因,這麼恩愛的小倆口被活生生地拆開,我的心裏感到一陣酸楚,很不是滋味。

我心裏整整失落了幾天,總顯得沒精打采,焦躁不安。我站在鄉政府主體建築的樓頂,不時向水塘和窪地張望,還是狼藉一片,空空如也,毫無生機。大概過了三天,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站在鄉政府的樓頂上看到兩只狗在水塘邊嬉戲玩耍,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瞪眼仔細一看,就是小白和小花。我馬上跑下樓去,來到水塘邊,看見它們還是像往常一樣親密無間,快樂地跳躍追逐,小白顯然是趁主人不在時逃出來的。後來包工頭找來,又把小白生拉死拽帶走了,水塘邊又冷清下來,但我確信小白一定會再回來,我沒事就跑到水塘邊傻傻地等著。足足過了快一星期也沒再看到小白的身影,我的心慢慢涼下來,或許小白真的不會回來了。可第二天早上我又看見了小白和小花在水塘邊追逐打鬧的身影,我冰涼的心又馬上沸騰起來。聽給包工頭打工的本地工人說,包工頭把小白帶回去後,栓在柴房裏將近一星期,小白飯不吃不喝,整日整夜不停地叫喚,吵得人不得安寧。後來包工頭把小白拉出來,栓在屋外的柱子上,好讓小白透透氣,小白趁主人不注意,把繩子咬斷跑了出來。聽了這段話,我真是對小白佩服得五體投地。

從此,包工頭再也沒來找過,小白也變成了一只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於是小白和小花每天都會出現在水塘周圍。它們像往常一樣形影不離,無論白天黑夜,總是在水塘邊玩耍休憩,不會厭倦。鄉政府食堂打鐘開飯時,小白就帶著小花在吃飯的人群中和食堂的餐桌下鑽來鑽去,總能吃得嘴油肚圓。吃飽喝足之後,它們就回到水塘邊小憩一會兒。

不知是哪個人開了往水塘倒垃圾的先例,於是周圍的垃圾就源源不斷地往這地方堆。首先出現的是煤渣、菜葉、紙屑等生活垃圾,接著是周圍居民給稻穀蔬菜打藥丟的空農藥瓶和包裝袋,然後是旁邊一家診所丟的空藥瓶、針管和各種還帶著血跡的繃帶紗布等,最後一發而不可收拾,垃圾堆成了規模,水塘已經變成公認的垃圾塘。但小白和小花並不嫌棄,依舊在塘邊玩耍覓食,和以前一樣開心雀躍。

小花死了,是在一個安靜的晚上。早晨,我發現小花躺在水塘邊,一動不動,全身僵硬,小花張著嘴,舌頭暗黑,顯然是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中毒身亡。小白在旁邊用爪子撈著,用鼻子拱著,用腦袋在小花身上磨蹭,不時發出幾聲淒慘的叫聲,小花依然沒有反應。小白變得更加焦躁不安,跑過去,又跑回來,發出無助的哀叫。小花的軀體被倒垃圾的人丟進了那一塘污濁不堪的水中,濺起了一道水花就不見了蹤影。小白找不到小花,圍著水塘來回不停地轉,不停地發出令人發怵的哀號。

那天晚上,夜已很深了,我心裏還惦記著小白和小花,為它們而難過,更加擔心小白的處境。隱隱約約,我仿佛聽見了小白的的叫聲,聲音如泣如訴,充滿哀怨,更有一種憤怒的爆發力,像是在強烈地控訴。我整夜無眠。一大早,我跑到水塘邊,卻沒有看見小白的身影,過了幾天,還是沒有發現小白的蹤跡,或許小白不會再回來了。

那是一個星期後的下午,我習慣性地來到水塘一帶,驚奇地發現那塘污水中央有兩團醒目的白斑,湊近一看,水塘上漂浮著兩只狗的屍體,一只是小白,一只是小花。

母狗

我讀大學的時候,不大的校園裏總會竄進來一些狗。我對狗沒有研究,分不出品類,也叫不出名字,但看得出,它們大都是寵物狗。長得憨態可拘,是狗,又像貓。有的留出兩撇濃密的眉毛和鬍鬚,做出一幅老者之態。可以想像,在以前他們憑藉自己的相貌也博得主人的萬千寵愛,一旦主人移情另愛,失寵了,就落得現在毛髮蓬亂,渾身贓汙,淪為一只流浪狗,四海為家。它們有的屬逍遙派,喜歡在草坪上翻滾嬉戲,到處亂竄。有時溜進教室,引發一陣騷動;有的狗行色匆匆,從不搭理人,一幅大忙人的形象。這樣的狗換了一批又一批,可見它們從未停止過流浪。有的瘸了一條腿,仍然跑得利索,可以窺見它們偷食的遭遇。

我讀大二的那年春天,氣溫稍微回升的三月,學校裏又來過幾批狗。其中一只狗很特別,便引起了我的注意。它走得緩慢,一個大肚子沉沉地掉著。一看便知是一只懷孕待產的母狗。也不知和哪只公狗一時貪歡所致。它整天在校園裏溜達,或是在少人的草坪上躺上一陣子,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母狗生產了是在幾天後的晚上,我和室友聽到一聲聲淒慘的狗叫從寢室的牆根傳來,讓人心裏發麻,整晚睡的也不安穩。第二天大清早跑去一看,只見母狗有氣無力地躺在牆根,懷裏護著三只剛出生的小狗崽。一只小狗還沒見到早上的太陽就夭折了。經過一晚上的折騰,母狗也精疲力盡了,看著身邊的狗崽,顯出幾分剛作母親的安詳。漸漸的,人圍多了,母狗便警覺起來。眼睛不停地掃視著周圍,放射出凶光。有人試圖靠近,想摸摸小狗,它便齜牙咧嘴,以示警告。但更多的是恐慌,即便想拼殺,卻也力不從心了。我們也並不打攪它們母子的生活,還時常扔些飯團過去。小狗慢慢開始活動了。

春雨並不因怕淋著它們母子就不下了。雨雖下的不大,也足夠淋濕它們的安身之所。母狗和狗崽的毛都淋得濕透,貼在身上。小狗在帶有寒意的春風春雨中瑟瑟顫抖,微微扭動身子,發出絲絲呻吟,母狗煩躁起來,在旁邊走來走去。腳步焦急而煩亂,時而發出幾聲淒慘的吼叫。這是母親看到孩子受罪,自己卻無能為力,而發出的最無助、最心碎的呐喊。讓人心裏油然產生一種尊敬和同情。

不知哪位好心人把它們一家子轉移到了雜物室的一個角落,淋不著雨,母子又有了新的窩。母狗安靜下來,很細心地用舌頭舔著小狗崽全身,小狗在母狗的懷裏安然入睡。

這樣過了幾天,狗崽漸漸睜開了眼睛,也開始在地上爬來爬去。在一起追逐打鬧,餓了就咬著母親的奶坨子使勁地吸,嫌奶水來得慢,便用小腦殼使勁地撞著。母狗很少離開它的狗崽,時刻用眼睛注視著周圍的路人。有時出去找食,馬上便折回來,看到安然無恙的狗崽,心裏便坦然了。

一次我正經過它們的安身之地,母狗找食回來顯得異常慌亂,因為它沒像往常一樣看見它可愛的狗崽,幾只小狗不見了。母狗在周圍跑來跑去,腳步急促,焦躁不安。我讀懂了作為母親的擔心與無助,特意停下來,在旁邊靜靜地看著,為母狗祈禱。這時,一個六歲上下的小女孩抱著一只毛茸茸的哈巴狗朝這邊走來,被母狗看見。母狗眼睛一亮,沒等我反映過來,便箭一般地沖過去,然後便傳出小女孩撕裂般的哭號,後面發生的事就不知道了。小女孩肯定去了醫院,母狗去向不明。

我的心一直懸著,擔心著母狗的處境。第二天,我碰見學校的幾個保衛,他們在閒聊,話題似乎與昨天狗咬人的事件有關。我就旁聽了會兒。

“王主任這次可‘中頭彩’了,沒一千多塊對不上數啊。”那個中年保衛邊吞雲吐霧邊漫不經心地說。

“他有錢,一千多塊算個球。”李保衛眯著眼,臉上有一絲若隱若現的笑意,

“管那麼多,我們吃我們的狗肉,晚上把小張也叫上。”

我的心涼了半截。母狗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自己為保護孩子所咬的一口,竟然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80  
記不清有多少個這樣無眠的夜晚,獨坐案邊,對著滿腹心事,輾轉在一紙素箋,任零亂的文字在眸底展盡心酸。 拂袖拈指,凝眸寄箋,輕扣記憶的門環,薄如蟬翼的簾櫳輕易被眉眼洞穿。今夜讓我再次用鋪滿思念地手指,抒寫出歲月的痕跡,放飛靈魂深處地記憶,灑下如絲的眷戀。悄悄撥動心底深處的柔情,靜靜守候最初的溫暖。滴在箋上的墨淡了濃,濃了淡,瘦瘦的筆如拐杖般落下,滿紙塗鴉的都是傷感。那一卷卷紙墨,那一闋闋新詞,都是盛世浮塵裏最後一個棲息的港灣。斷句殘章,絮叨碎念,都拼成了片片相思,細細的編結成簾,裹著無盡的思念與哀怨,掛於眼前。

花開花落,光陰似箭。心底的那份真情卻不會隨著時間地流逝而擱淺,不會隨著世事的無常而風輕雲淡。縱然明知今生的夢,已是空無懸念。行走在自己虛構地天堂中,笑看人生百態,世事塵寰。感歎世事無常,緣聚緣散。 人已麻木,任歲月馳騁,一切在自然面前,然而,受過傷的心,宛如明鏡一般,總是能紅塵望斷,天涯望穿。

紅塵千夢,風吹雲散。感情的世界裏,誰都說不清誰傷誰更深,誰又比誰付出多一點。秋葉輕飛,用誰的歡顏點綴這滿眼愁離,煙花燦爛,終躲不過滄桑流年,似水柔情,該往何處繾綣,一段往事無從拼綴的璀璨,是誰於亂世的紛爭中牽絆?心在秋夜裏糾結成一團。 夜風吹皺弱水三千,是誰的心思蕩漾,如煙的婆娑印在眉間? 一地因果何處去,月落風塵奈何天。 是誰許我一世明媚,又是誰對我的眼淚冷眼旁觀?是誰用醉人的心語滋潤我心田,又是誰讓我如此孤單?你說的天荒地老,為何變了夢裏歡顏?

花事成殤,過盡千帆。只握一把蒼涼與雲煙。挽住時光的明媚與憂傷,淺笑嫣然。輕渡紅塵,淡看雲天。刻骨的烙印在心底擱淺,難忘你的身影纏綿多少回我的視線?我用執著的春顏,凝眸每一寸光陰的片斷,在我眷戀的視線裏,讀你千遍萬遍。卻始終沒有讀懂你的情感。彼岸花,花開彼岸,花葉兩不相見。你與我正如同這彼岸花。你是我永遠無法到達的彼岸。

久々ローストビーフ。おろしソース ししゃもフライ。きじ丼 一顆樸素的心 為了忘卻的儀式 初升的日月 夜已深,難入眠。我徘徊十字街頭,心中思緒萬千 飼い犬に母屋盗られて… 我在春暖花開裏等你 夢飛揚 聰明項…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60  
假如時光沒有故事,我們是不是會看的淡然些?假如時光沒有秘密,我們是不是會變得瀟灑些?

歲月的深處,總有一些故事,讓我們無法忘卻,是美,是痛,是傷,是樂,是夢,是淚,那是歲月沉澱的滄桑,也是心靈落定的塵埃。

門前的花兒,又開了,花開為誰顏。再回頭,門前的花兒,又謝了,花謝為誰悲?花開花謝知為誰,拈花一笑,暈染似水流年。

風吹起花般破碎的流年,心不知又飄到了哪里,綽約的身邊風景,漫步的那些公園,徘徊的十字街口,影子搖搖晃晃,尋不到一個平衡點。

近來,心裏頗不平靜,常常想起小時候。他們說,回憶是變老的前奏。他們也說,八零後是回憶的一代人。他們還說,想得太多容易蒼老。原來,我都符合。

深夜的天空,一個人坐在院子裏,望著漆黑的夜空,繁星點點,缺月掛天邊,想起,那年的風景,我們都還年少,單純的模樣,數星星。

轉眼間,時針滑過了十二點,青春易逝,歲月催人老。還記得,那年,我們都是八九點就睡覺的孩子,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歲月遠了,回憶深了,記憶淡了,思念深了,時光忘了帶我走,心停留在了那年,思緒,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光,飄回曾經的故事。

那時,喜歡在放假的時候,一起結伴出去遊玩,逛縣城,趕集市,爬山坡,摘酸棗,拔野菜,趟水玩,漫步在鄉間的小路,望著剛長出不久的玉米苗……只是,走著走著,我們就遠了,連回憶都淡了。

後來,就喜歡在假期的時候,待在家裏了,成了閨中人。其實,也想到處走走停停,只是走到了門前,就又停下了腳步,忽然沒了興致,就坐在門前,望著藍色的天空,萬里無雲,家鄉的天空,似乎,就是比城市的美好,發一會兒呆,轉身,回了房間。

也許,心思,是一道明媚的憂傷。明媚,是仰望天空的味道,幸福。憂傷,是仰望天空的姿勢,寂寞。心思,是仰望天空的明媚的憂傷的執著。

日復一日的蹉跎,不想去理會那些有待解決的事情,心中的那份無奈閑愁,夜夜來襲,我該拿生活怎麼辦,又該將流年怎麼辦。

我以為,明天會更好。卻不知道,總有一些事情,呈現下滑的趨勢,就像人止不住地滑向衰老,走上永遠離開的方向。

記得,那時,什麼都不怕。現在,什麼都怕。記得,那時,總希望轟轟烈烈的年華。現在,只想平平淡淡的流年。似乎,一念之間,一夕紅顏老。

那時,一個人溫暖一個家。現在,一個人荒涼一個家。如果生活沒有曾經,我們是不是過得快樂些?如果生活沒有記憶,我們會不會減少些悲傷?

那時,一個人,一幅素顏,心思憧憬向未來,明媚。現在,一個人,一幀容顏,心思流浪在過去,憂傷。如此,一種心思,兩處閑愁。

縹緲的心思,像一片葉子,又飄到了哪里,是過去,還是現在?

心裏,想得太多,理不出思緒。信筆寫下自己的憂傷,也許,有一天,時光會解開,心頭的秘密。

Broben through to springboard final Attacks on the railway Gilmore misses boat on quarter-finals Falcao birth cert published to end age row Complete the move Sunderland McGowan warns Socceroos 'big boys' Serena Williams wins Swedish title Silver Ferns trialists named Kittel emerges as next sprint 'superstar' Team New Zealand sail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的道路是崎嶇不平的,有時,它是平坦的小路,引你走向遠方;而有時,它是陡峭的山路,阻擋你前進的步伐。但是,這些挫折並不可怕,因為,它往往構成了我們用毅力扛過那段艱辛的足跡。

首先,我想做個小測試:倘若你做一件事情失敗了,你會說你是“沒有贏”還是說你“輸了”?如果你的回答是沒有贏,那麼,你是一個非常自信的人,在往後,這次苦果將會成為你向前奔豪的動力;但若你的回答是輸了,那麼,這次苦果將會在你的心靈深處形成一個無法抹去的陰影或是一個永遠撫平不了的創傷。也許你會說:“沒有贏和輸了難道不是一個意思嗎?”其實,並不一樣。沒有贏只是暫時的跌倒,仍可以努力地爬起來;而輸了,就意味著永遠的跌倒,永遠的爬不起來了。

人生路上,陽光總是躲在風雨之後的,沒有經歷風雨,又哪能看得見彩虹呢?人生本來就是苦樂交織的。當你戰勝重重困難,迎來嫵媚陽光,那是,你便能嘗到真正先苦後甜的滋味。若你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雛鷹,在藍天之下飛翔時,卻不小心成了獵人的目標,被射傷了翅膀,但你也不能因此而放棄。無論何時,你都要記住一句話:即使翅膀斷了,心也要飛翔!

所謂堅持,就是勝利!所謂堅強,需要勇氣!勝利是一點一滴積累的,所謂“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今天的苦澀將會成為你明天的滋潤,今天的付出將會成為你明天的收穫!即使在狂風暴雨中,也要等待風雨之後的陽光來撫平你心中的彷徨!

請相信:黑暗過後必將是黎明,陰雲散盡後依然是彩虹!風雨之後的一切才是真正的美,茫茫的大海其實是到過來的天!讓我們一起揚起自信的帆,攜手沖過前方那一道道艱難險阻的坎坷吧!Semi-Dried Tomato and Parmesan Bread in 5 Birthday Bounty Pinakbet in a Palayok EQC systems frozen after breach Mother Earth Happiness Roast Pork Belly Sandwich with Chutney Corned Beef and Cabbage Soup Croquetas/Croquettes (in patty form) Sugpo sa Aligue at Gata (Prawns in Crab Fat and Coconut Milk)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60  
夜色裏,我把思念編織成一朵花,別於月影搖曳處,然後,懷抱琵琶,盈一份水意輕柔,靜候天涯,任一簾心事,飄逸如畫。

——題記

當午夜的風滑過窗櫺時,思念,便攜著水鄉吳儂軟語的呢喃,踩著經年的一路花香,橫過江南的上空,在綿綿的夜色中慢慢靠近你。今夜,我好想依你之懷,輕輕語:“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自從愛情轉角相遇,美麗的夢就一直在我心裏葳蕤、蔓延。如今,我開掌是思,合掌為念,每一程山水都有我為你描不完的朦朧畫,寫不完的婉約詞。

遇見你,我便邂逅了一場動人的迷離煙雨,從此,關於你的點點滴滴,便也成了我心底深藏的故事。雲南,好一個人間的天堂,因為雲南有你,我知道,我的心,我的情,將永遠入住於天堂。風之曲,天最知;水之闕,山最懂。今生執子之手,縱然山遮路長,水隔君遠,你若涵情懂得,我定傾心相隨。真想,與你一起與時光對飲,相約一季又一季的花開,讓我們的心舟,只載春光不載愁。

君,我不敢忘記你曾在我耳邊反復念叨的一句:“緣起,我在人海中看見你。緣滅,我看見你在人海中”。請君相信,無論山重水複,無論緣起緣滅,我都會在相思渡口,披一襲夢的蝶衣,盈一袖風中梵唱,為你翩翩起舞……

知道嗎?你是我流年驚鴻的一瞥,也是我今世紅塵的戀戀不捨。當我輕踮腳尖,與你相擁相吻時,我的心便許了你一世傾城,許了你三生三世的等候,許了你千年輪回的癡纏。當你的深情落在我的唇時,我便知道,我的相思已被種植在江南到雲南的路上,你的微笑,便是我最好的晴天,此生有你,自可安暖。

真的願為你,挽一簪塵念,綰一箴情緣,不管何時,只要你來,心花盛開。

真的願為你,夢裏夢外鋪滿清弦,挽一蓑煙雨,情定今生,不讓西樓星辰成追憶,不讓莊生曉夢成惘然。

真的願為你,讓一生嫵媚輕揚繞一世纏綿低唱,用望夫崖上守望的姿態,等待湖泛輕舟逐雲飛,笑攬旖旎共良宵。

煙波千裏,紅塵有你入夢,我心足矣。於我,沿途的風景再美,也抵不上你凝眸處的那一片溫柔。多麼希望,君看盡世間百媚千紅,依然能獨愛我風情萬種。

只要有你在身邊,最美的風景便會一直在路上、在心間。

或許是,前世,你在江南柳岸上,輕搖摺扇、吟詩踱步,吸引了我的眸光,所以才結緣前塵;或許是,前世,我在江南雨巷裏,撐一把油紙傘,幽幽前行,喚起了你的愛憐,所以才情鎖今生。儘管一路走來,你我之間煙雨重重,待到相逢時,已是相遇恨晚,風裏依稀霜淚垂,但無論怎樣,槳聲燈影裏,你我牽起了彼此的手,從此,便牽起了幸福。

那日,我只一個不經意的回眸,你便淪陷在我深情似海的眼波;你只一個凝眸淺笑,我便在心湖中寫下你的名字,漾出心蓮一朵朵。

君知否?自那夜你我海誓山盟,拉鉤蓋章後,我這朵女人花的心事已不再為任何人搖曳,天上人間,我柔媚的情懷只等你來讀。

你是我無法割捨的深情。今生,我蘭指弄琴,撫箋潑墨,只為彩雲之南有你切切相思、深深相望;今生,我焚香求佛,修身養心,只為每一個輪回中都能遇見你,締結生生世世的不變情緣。

若可,今後的每一世,我都會帶著此生的記憶,等你應邀而來,等你牽我之手,一起,蘭舟蕩春波,柳岸覓笛曲,楓林擷落紅,斷橋觀飛雪……你許我相濡以沫,我許你地老天荒。

君,無論哪一世,我都不要你高官厚碌,不要你身纏萬貫,我只要你能用真心和真情與我相對,我只要做你每一世愛情故事裏的唯一,如此,足矣!

你說,此生,你一定對我不離不棄,無論花開花謝,你都不會讓我為你傷心流淚。

你說,此生,你會是我愛情的港灣,哪怕回首紅塵芳菲盡,你也定會為我種下紅豆等我摘。

你說,此生,你只待我與你去烏鎮,穿古巷,依石橋,搖櫓、品茗,在靜好歲月裏,依一抹春光暖陽,染一世芬芳。

你說,此生,你只待我與你去沙漠,追舊時狼煙,尋古時樓蘭,看千年不倒的胡楊,在每一寸流年時光裏,只道永遠,不說分離。

君若不離,我定不棄。好好愛你,這是我此生最想做的事!君請記住,柳煙依稀的港口,永遠有我一脈素心在為你癡癡等候。

紅塵有你,心,就不再孤單寒涼。因為心中有愛,從此,我不再低吟:“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待到下次相逢時,我想,那一定是“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了。

君,我願為你滌盡鉛華,素心若雪,一朵女子,在紅塵深處,幽幽芬芳。

浮華盛世,我只願,歌謠輕起,煙波槳聲裏,淺笑凝眉,曳長裙於江南柳煙中,與你一戀傾城……

Dulce de Leche Cookie Sandwiches P. Cruz Spaghetti Valentine's day. Breakfast #69: Soaked Muesli Smile smile Butternut Squash and Bacon Soup Edible Flowers Recipe Shuttle between road and Avenue Lentejas (Lentil Stew) Infinite charm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1  
總以為你是破陋搖晃的老屋,不再能給我保護;總以為你是發著陣陣淡黃光圈的舊煤燈,不能指引我前進的方向;總以為你已是折皺不堪的老黃曆,掩著歲月的紙香,卻無法再有昔日的光彩。這些曾經的天真的以為,現在想來竟有點可笑。

對於你的記憶,如同沙灘邊數不盡的渺小的貝殼。直到記憶的海潮湧上岸,才將那覆蓋著的黃沙洗去,直至露出深刻的無法磨滅的紋理。現在的我踱在這回憶的海邊,任憑海潮拍打我深陷黃沙的赤足,一遍遍地刷新與你的過往,乘著記憶的海風飄到深藍深藍的海中央,然後墜入大海。

我們行走在路上,笑著看花開花落,葉殘葉枯,靜觀天外,雲卷雲舒,風吹雨起。在這條路上,我們經歷著太多悲喜交加的大事小事,分久必合;合久比分。阡陌紅塵,鏡中月,水中花,終竟只是一場繁華落寂。回憶在歲月中流連,飄落了動情者的眼淚;往事在韶光中成沉浮,湧現了憂傷著的落寞。

蓓蕾般的默默等待,夕陽般的戀戀不捨,終究你不復。照片一張一張的微微泛著黃,殘破的隱藏著一絲滄桑,它們就這樣靜靜的躺在記憶的書桌上,隨著燈光的搖曳述說著我們的篇章。

現在,一點一點的微酸已著枝,看著陌生的孩子望斷最後一只南燕,一片橙黃的葉子落在地上,葉子的離去到底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有人說“侵潤過的夏雨秋風,看過花開花謝,終將零落泥化作護花之物,一切都會過去的”也有人說:“看過世間無常,它的葉紋縷記著故事,印記永恆,一切都不會過去的。”你的離去到底是你的追求,還是我的不挽留 ?

在生命之河的航行上,我學會了忘記悲傷之事,學會了銘記該銘記的點點滴滴。就像是席慕蓉說的那樣:“生命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我們都是那個過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記,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銘記,我乘坐著獨有的小船 在左岸與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記那只是說謊的代名詞。我在心口留下一絲縫隙,裝滿了你,等待一天你遲早的離去,卻發現根深蒂固。你就像我的掌中沙一樣,無論是攥緊雙拳抑或是伸張雙掌都會隨時間離我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卻在我的心上刻畫出萬丈溝壑。

一秒猶豫 ,鐘擺動了,停不下來;,一場意外,玻璃破了,碎了滿地;,精緻的謊言敷衍了諾言,痛心的淚水流滿了臉龐,始終經不起那天長地久的等待,聽不到的聲音,摸不到的聲影,原來你一直在夢裏,帶不走的回憶。Gingerbread cookies payment Police Investigating Nigella Lawson Over Drug Use You are my lover A distant place Forget Waiters, Your Burger Can Be Shot Through a Chobani Responds After Whole Foods Dropped Their Yogurt Just How Many Cookies Will Santa Claus Eat on Christmas Eve? I almost quit says wounded del Potro Guedioura signs with Palace Showdown looms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710  
什麼叫做愛情?活到了十九歲我也沒能搞懂,不過這也難怪,很多一輩子也沒能領悟。

自己不是一個長情的人,這麼說來,倒是把自己歸為好色之徒了。實則不然,我只是覺得自己還沒有遇到一個我真正愛的人。什麼叫真正愛?這個問題我回答不好,只能舉些簡單粗俗的例子:愛她的美貌不是愛、愛她顯赫的家庭背影不是愛、非要得到她的感覺也不是愛,結婚不是愛、長相廝守也不是愛,激情不是愛,平靜更不是愛。你真正愛一個女孩,應該是愛她的靈魂。愛的理直氣壯,愛的義無反顧,身材走樣我也愛、年老色衰我也愛、愛你眼角悄然滴落的淚水、愛你嘴邊不易察覺的微笑、愛你右手無名指上那道小傷疤、愛你脖子後方那顆小黑痣,我就是愛你,你能將我怎樣?

許多人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話聽上去有些道理,婚前的情侶活在感情的世界裏,一切都是虛幻的,所有品質簡單粗暴地統統當做優點,雙方你儂我儂,豈不快哉?而婚後的夫妻則活在真實的世界裏,不得不從夢中醒來,一日三餐,為生活而活,彼此拿起了放大鏡,所有細微的瑕疵都被精心的放大,以便成為鬥嘴吵架時的資本。可是仔細想來,婚姻又怎能被稱作是愛情的墳墓呢?愛請是有限度的,就像是時光沙漏的輕沙,與時間一起流逝,新鮮感消失殆盡,七年之癢不可避免,而現實是大部分的夫妻沒有選擇離婚作為他們愛情的殤曲,卻仍然活在生活裏,這又作何解釋呢?我想,大概是因為沉澱的緣故吧。愛情被時間不斷沖刷,剝掉了一層又一層浮華的外表,兩個愛情中的人縱然傷痕累累,卻在最後收穫了愛情的的核心,像鑽石一樣,晶瑩剔透堅不可摧,那便是愛情的精華所在了。我們可以簡單地稱之為親情。

有人說我很愛一個人,至少曾經很愛,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可是現在我又喜歡上了另外一個姑娘,自己也想不通是怎麼回事。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的,請允許我引入一個辭彙,它叫做感情。愛是感情的一種,而感情又是愛情裏必不可缺的部分,甚至是決定的部分。你很愛一個人,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這並不是愛,不如稱之為一種特殊的情感。你們的情感在一開始便不是平等的,或者說你所謂的愛是自私的情感,你願意為她做任何事只不過是你的個人意願的集中爆發,你所給予她的都是你想當然認為她需要的,這是自私的行為。用兩個更加通俗的例子,比如你在市場看到了一只非常可愛的貓咪,你特別喜歡它,愛不釋手,它的主人要價一千塊,你只帶了八百,無論你怎麼央求,它的主人都不答應賣給你,你只好明天再來買,不過你總之前你告訴它的主人一定不要把這只貓賣掉,明天你一定回來買。整個晚上,你都夜不能寐輾轉反側,心裏一直在惦記這只貓,害怕它被賣掉,第二天,天還未亮,你便迫不及待地趕到菜市場去買那只貓。突然,你在市場旁邊發現了另一只貓,這只貓比那只貓更可愛迷人,而且只要價五百,面對這種情況,正常人都會選擇買這只貓,因為對那只一千的貓只是喜歡沒有感情,一個條件更好的貓出現就完完全全替代了它。在比如,有一天你回到家,發現家門口有一只流浪貓,貓咪渾身髒兮兮的在寒風裏瑟瑟發抖,你的憐憫之前在心裏湧起,於是,你將這只流浪貓抱回家。給它洗澡,喂它事物,與它玩耍,這只貓乖巧可愛,你每日與它相處,它儼然已成為你家庭的一員。一年後,有一個人想用一只血統高貴的貓咪跟你交換,這時,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會選擇交換的,因為你已經和這只貓咪產生了感情。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愛可以脫離感情而存在。

喜歡是一種本能,而愛則是一種責任。我們無法給愛情做出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愛始終在我們的心裏。You came from the depths of time Faces sack coach Vucetich Council ‘should have focused on recovery’ Finished flower Eddie Jones to miss coaching Test Reds and Victory draw in A-League Summer, fall Police search Furlong's home The dream One dead after 4WD and truck collide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40  
蹋幾生輪回,無怨無悔,只因夢醉西樓。憶昔日河邊,情意纏綿,猶記柳絲垂蕩。

——-題記

我本孤單一人,行者遊弋。找尋傳說中的三世情懷。我以為我蹋青尋露珠,卻淚水瓊珠響;我以為我清風拂發絲,卻零亂我心緒;我以為我三杯情竇開,卻懵懂癡迷笑。

我本是遊弋之人,無心於世事。一單之行,浪跡天涯。銜來黃藤一樽,面海暢飲。嘆惜昔日的屈子,眾人皆醉我不醒,眾人皆濁我不清。何須言者不悅,縱身離別。一單之行,漂泊無處。折來柳枝一條,遞交於你。悔恨韶華的易逝,一江春水東流去,一江春秋複輪回。只道世事易變,無奈於己。

自從遇見你,便無法忘記你。閉上眼便是你的樣子,夢裏亦是與你共走過的路,共賞過的景,共蕩起的塵土。那天,月上梢頭時的倚獨,北斗漸亮時的眠無。醒來後,似夢中相見。夢之江南水鄉,淒美如畫,優雅如詩。兩岸楊柳依依,擺弄舞姿,清新逸人。湖水明鏡不靜,欲止不止,似流非流。又到夢中南山,梯田成綠,稻田成階。恍惚一陌塵世,與之紅顏,不曾相識。生活人而有之,喜怒哀樂,度予於外。

我不甘心這樣的結局,不情願咫尺天涯的痛處。於是,那一夜,我見到了,我明白了,我下決心了:月移西樓,古箏之聲,蕩入心扉痛已久。星光闌珊,暗疏流影,尋聲聞香蹋寒來。橋邊卻步,遙望窗臺,簾擺燭花人已瘦。心微醺已醉,卻頭腦清醒,是自己錯怪了你。

……

又是難得與你共處的一天,於河邊倚柳、聽竹、嗅花、看雲、共用清風……不知不覺間,你就要走了。雖萬分不舍,卻無可奈何。只怪時間太匆匆:匆匆的別離,淡淡的憂傷,輕輕的踏步,依依的不舍。幾回首,望你離去的背影。多希望,看你轉身的回眸。匆匆的離別,淡淡的傷憂,亂亂的思緒,深深的思念。我期盼,與你在地的連理。你等待,和我在天的比翼。你走之後,酒暖回憶思念瘦;你走之後,一個夏季熬成一個秋;你走之後,愁情若苦似水東流。你走之後,我一人坐於河旁,只想為你寫首詩:“七月流螢戲月影,靜柳垂絲隨波醒……”

……

雨紛紛,草露似珍珠;人悶悶,單思如倚獨。我以為我小河看垂柳,卻飄動我心弦;我以為我登高而望遠,卻凝視那一扇。每晚昂首皎潔,都發現那一輪圓月,被削割如詩,哀情愁苦,都在弦中。

從此我便過上一種“青青”的生活:青青子矜青青樽,青青飛蛾煉金紋,青青山巒幾延伸,青青細雨欲斷魂,青青欄柵青青薰,青青薰染青青樽。而你過的是一種“淡淡”的生活:淡淡煙雨淡淡愁,淡淡明月上西樓,淡淡魚兒水中遊,淡淡蝴蝶落繡球,淡淡胭脂淡淡酒,淡淡酒解淡淡愁。

我只盼那雁兒,於楊柳堆煙,燈火漫樺葉之時歸來,帶我錦書,雲中潛送:“人生亦夢,我願幾世輪回。情如柳絲,是你飄動心弦。等汝幾世,又何妨?”Chobani Responds After Whole Foods Dropped Their Yogurt Just How Many Cookies Will Santa Claus Eat on Christmas Eve? Pilot's Sandwich Order Delayed Plane for Two-and-a-Half Hours Sub Shop Fired all Employees Via Email 3 Days Before Christmas Taco Bellto sell Connecticut Starbucks Christmas Do not eat fast food workers Milwaukee Employing Cheese to Thaw Frozen Roads The newsavorymovementin Italy Spokane fast food worker at Christmas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810  
前言

青春是一場煙火,在片刻的耀眼與奪目中,迎來的只是靜默。也許是一段不復的年華,但曾銘記的一切便在心中生根發芽,絢爛的不過是時光輕擦。那些的曾經都還歷歷在目,卻怎麼也無法碰觸,也許,故事早已結束,主人公也散場退出,誰駐足,將散一地 青春中的你,不過只是個過客,靜悄悄的來,卻轟轟烈烈的離開,帶走了,只裝下你一個人的心。生活給了我們太多遺憾,連選擇的權利都被霸佔,我不希望給你的未來會骨感,即使讓我一人孤單。

那些如蓮的時光,我願永遠珍藏,即使那一天加倍償還,我只願,我還在你心上。

【一】 我就是我

【二】 曾經

【三】 空白

【四】 若能不相見

【五】 另一個自己

【六】 退出

【七】 那一天

【八】 你的眼裏 沒有晴天

我就是我

曾今以為自己是一個永遠不會改變的人,即使生活如何逼迫,時光如何雕琢,我就是我,是不一樣的煙火。但是,最終我想,我錯了,是自己將自己改變了,改變的連自己都不在熟悉。

我想我是一個強勢的人,不論怎麼仰視別人,但我總是會給自己勇氣,踐踏別人給我的壓力。但,我想,只有在你面前,我會連男人的尊嚴都放下,也許,直到最後。

我是一個熱愛自由的瓶子,無拘無縛,放蕩不羈,想去瞭解一切,卻害怕孤獨。我想,有時我也會缺乏安全感,想去找一個值得依偎的人,安安靜靜,平平凡凡。

我給自己套上了一個籠子,用了我的自由做了祭奠,將你我都束縛在裏面,我怕我會失去你,卻忘了你一直在我心間。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掙脫牢籠,離開我,遠離我,就那麼消失。

若是說自己累了,倦了。如果真是這樣,也許,你就真的從我心中隱去了,或是,有人代替了你的位置,不然,就是永遠。

我,就是我。為了你而改變,改的連誰都不記得。我,就是我。曾經的錯,我會記得,讓我就這樣忘了。

曾經

也許,在別人眼中,我就是一個早熟的孩子,在同齡人似乎還懵懂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和女生交往。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女朋友,或者,只是一段唯美的錯誤。那時的我們,似乎真的就只是彼此相互喜歡,沒有一點雜質,純淨透明。我沒有牽過她的手,即使和她說話,都有一點羞澀,刹那間,便是怦然心動,感謝你給我的那個美好的最後一個學期……現在,似乎都早已平復。對於我們倆之間的關係,我想,應該算作朋友吧。

那是,我第一次開始喜歡一個人,也是最專注的一次。不論結局好壞,我想,我們彼此都曾深愛過。這樣,就足以讓我銘記,就讓它只是掩埋,不再出現。

我想,那是一段美好的曾經,在腦海中靜靜的浮現,便又隱去,無聲無息,卻花開一曲。

空白

那是我第一次,被背叛,也許,話語用的有點重。但是,知道那個事情,整個心,都感覺空蕩蕩的,整個人,似乎,失去了知覺。我從來沒想過我們倆是以這種方式結束,更沒想過,你會這樣離我而去。

那段時間,是我整個記憶中的一段空白,我不想去想起。我不想,在我長好的結痂上,又一次被傷害。

也許,是我太脆弱,或是心太留戀曾經,不願放手。在被傷害過後,幾年都沒再去尋找新的感情,我怕再一次被傷害,或是對感情麻木。

也許,正是那些事,讓我不再將精力放在感情上,轉而,專心的將一切都拋在學習上,將學習做了我的一切。我想正是這樣,才能給我更多的時間去發現一些,我曾經忽視的過去。

現在對我而言,我已經放下了。有些事情,總該被時光帶走,若一個人,什麼不願放棄,那才是正在的傻子。

若能不相見

在經歷了三年只有學習的生活中,猛一下進入高中,心就放開了,似乎,曾經糾結在心中的一切,也都隨,過去而過去了。

那是,我遇見的第二讓我正在動心的人。或許,第一次見面,就讓我很難忘。圓圓的臉,一直就未停歇的笑容,現在,我都只能放在心中。我想,在一切,都結束後,我無愧的說,對你的好,我真心實意。你是我第一次摟過的女生,你是我第一次牽過的女生,你是第一個真正瞭解我的女生,或許,最後一個只是我的臆想。

沒有什麼可質疑,曾經,你對我很好,也許,只有那段時間,我是真正存在你的心中。

我們倆之間的相識,似乎,就有點童話。從原本的在一起的很快樂,到後來的想要和你在一起,最後便是,我喜歡你。一切,都太夢幻了,沒有一點感情基礎,說的開心了,猛然繃住臉,說了一句,我愛你。一切,都有些兒戲了。

也許,相識就是一種緣分,在相知後,在相愛後,能有誰不去相疑?能有誰,在愛的路上走到了終點。不是,我們不在相愛了,只是,有些難言的理由,讓我們不得不分開。

若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另一個自己

原本一段美好的愛情,在另一個人出現後,似乎就開始變質,最後,就只有分手。曾經,我是許諾過,我不會先說,分手。但是,我是真的累了,倦了,我還有理由值得留下,有什麼藉口值得繼續這樣癡癡的逗留。

在開始的時候,我就害怕會像曾經,那樣。到最後,也許,我一開始就預見了結束,不過,填上結局的人只是我自己。我恨這樣的人,天天和我稱兄道弟,卻在我的背後給我一刀。 我做人的底線就是,離兄弟的女人遠點。若連底線,你都可以很輕易的跨過,那還有什麼好說。

我想在一開始,我就是一個多餘,不該阻擋在中間,何不早點祝福,免的傷害的還是自己。

我想我是被自己打敗了,敗的徹底,輸的一無所有,是時間,精力,還有,曾許諾過的美好的一切。

也許,那就我自己的一面,在另外一個空間,能和自己喜歡的人相愛了。

退出

是我先說了再見,再見過後就永遠不見;是我填上了結局,結束後別再想起。也許,將曾經的深愛從心中一點點割離,會很痛,很痛。但是,我想,是時候該結束了。

我選擇了退出,或許,這是最好的選擇,也只是我唯一的選擇。我寧願摒棄一切,曾經擁有的美好,也不願天天擁抱的是一個喪失心智的木偶。

或許,這是一個好的結局。沒有任何人落淚,沒有任何人會再想起,一切都無聲無息,正如,你次日,言笑著將他擁入懷中。

你沒錯,我沒錯,只是時光帶走了承諾。在愛過你的235天中,我會將所有關於你的的記憶都格式化。我想去掙脫,自己曾經套上的牢籠,去追求,那真正屬於我的世界。或許,在那個世界,會有真正懂我的人,在默默的等我。

退出。或許,是我對於那份感情最後的一次的眷戀。

那一天

在說出把幾個字之前,我都還認為,你還在乎我。或許,在我看到一切後,你就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我,你心中真正的選擇。

那一天,或許,會永遠鐫刻在我心上,會永遠留下一道傷疤,是你給我最後的一份禮物。

那一天,或許,會隨時光漸漸隱去,消失的了無痕跡,你的低語,便是最後的放棄。

直到最後,還是,我先說了分手,了卻了盛夏的溫柔,是時光遊走,故事也說到了盡頭。

你的眼裏 沒有晴天

那年三月,薄霧煙柳,醉是長安夜無眠,幾盞淡酒淺噓,離人終將遠去,似南飛的大雁,尋找溫暖的冬天,卻帶走了我深深的思念。

這般嚴冬,盛雪豔梅,盼是相思了無痕,幾番阡陌花開,歸人終未歸來,這斑白的等待,流淌悲傷的無奈,卻溢滿了那年我們看過的海。

尋記憶中與你交織的片段,卻再也回不到故事的開端,隨歲月跳轉,終將我們分散;任回憶糾纏,磨蝕了當年的果敢,又怎待白髮蒼髯,唏噓當年時光荏苒。

花若開滿,青春兩岸。

致-我曾經的深愛。留下的空間也就越稀薄 感覺後的感覺 人不快樂的原因就是把自己關在一個跑不掉的地方 秋來板栗香 ブログに載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走過風雨橋 家タウンシップ的“流水席” 八塊錢的尊嚴 冬日隨筆 小城記事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61  
或許是雨過天晴給了朝虹的七彩,或許是黃昏黎明給了痛者緬懷真情。看著窗外小雨汾飛,只有悲傷的人學會了贊美。真的好愧疚我一直以來的努力,換成的卻是叫你一聲朋友的練習。想起視屏裏深深的眼神和淺淺的笑的你,只能是一種永恒的回憶。我沒有怪自己,畢竟字典裏每一個詞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像音符,她的話讓《朋友》也有了出現的理由,只是當它出現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徇然接受。只知道滄海難為水,又什麼叫自己強迫感情。可是昨天,你用手輕輕撫摸我的憂傷,我是那樣癡情的看到地老天荒。典裏每一個詞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像音符,她的話讓《朋友》也有了出現的理由,只是當它出現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徇然接受。只知道滄海難為水,又什麼叫自己強迫感情。可是昨天,你用手輕輕撫摸我的憂傷,我是那樣癡情的看到地老天荒。其實愛情沒有誰對不起誰,只有誰不珍惜誰。其實愛情沒有不可原諒的錯,只有無法挽留的人。

的確,是愛情讓我們成長,成長,這樣的詞給了我們多少回憶,又給了我們多少自己想要的東西,其實都沒有,成長只是讓我們去面對那些人世間存在的不公平給予我們的意義,成長只是讓我們去接受那些自己不想接受的東西,成長只是讓我們的回憶充實著一些昨天留下的悔意,成為只是讓我們把那些該遺忘的東西又那麼深刻的刻在了腦海裏。時間悄然流逝,成長讓我們經曆太多的不愉快。成長讓我們用去了青春學會了等待,也讓我們用去了經曆學會了從頭再來。成長也不知給了我們多少痛為愛命題。那些該遺忘的東西又那麼深刻的刻在了腦海裏。時間悄然流逝,成長讓我們經曆太多的不愉快。成長讓我們用去了青春學會了等待,也讓我們用去了經曆學會了從頭再來。成長也不知給了我們多少痛為愛命題。

?曾我有過這樣一段迷茫。一個人,兩個腳印。低著頭,跟著別人的鞋子走。每天,反反複複!靜靜的,心跳像是只有一個調的五線譜。才知道這是寂寞的音符。或許讓人變成熟的並不是歲月,而是經曆。其實每個人都是一份屬於自己的傷,感傷或悲傷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睫毛不能承受如此之重。有時或許一眨眼,淚隨之劃落。然而自己也發覺自己是那樣的脆弱。習慣一個人學校的走道上手插口袋漫步徜徉,沒有目標,沒有終點,你只是想這樣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走到自己筋疲力盡為止。你學會在這種只屬於一個人的時間裏,獨自思考著解開一些問題,無論你的結論是對是錯,都已經不重要了……你看著那熱鬧的操場,嘴角,輕輕上揚著一絲微笑 夕陽下,你的影子拉的好長……有時候看的是別人的故事,讀的卻是自己的心聲。有時候喝的是酒,咽下的是卻是離愁。有時候抽的是煙,品的卻是寂寞。想家的時候,離家在外,一個人,兩個蹣珊的腳印。但即使腳步?蹣珊,也要繼續前行。

也許那些離開我們的人永遠也不知道我們錯過的,也正是她們錯過的。有一些東西錯過了,就一輩子錯過了。人是會變的,守住一個不變的承諾,卻守不住一顆善變的心。但愛過才知道,原來我並不能左右一切,也許無言才是最好的安慰,也許回憶是最好的結局,傻瓜也都一樣,都逃不過悲傷。

可是現在現實告訴我,時間煮酒,療化感傷。的確,時間是最好的解藥。只是現在只想對曾經的自己說一句:親愛的自己,原諒自己曾經是那麼悲傷的人。

傷了這麼久,讓我明白一個道理:當不能擁有時,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讓自己忘記?最初的自己和來時的路。一片樹葉 紅豆,相思引 鐘情於蟹 七夕寄語 流花的湖 放不下是曾經的你,現在的你如消逝的煙雲 華山之旅,一個人的朝聖路 不屬於自己的別留戀 まるで我が子?! 那一抹,淡淡的桂花香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