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筆觸,不盡的相思,言辭間流淌的濃情蜜意或綿長或頹喪,長則化為小說,中則拼成散文,短則斷成詩歌。我幸運的被選中數次,那些男子都給我發來書稿。有人給我看詩,有人給我看文,每次細看都是一次心靈的傷害,不是味同嚼蠟的艱難閱讀,而是其中的情意綿綿溫柔盡顯,卻沒有一個是因為我。文字中被懷念的女孩兒,我不認識她們,想像之中盡是風姿綽約,娉婷嫋娜,卻清楚的瞭解那些文字背後的男子:萬事灑脫,唯情字難破psychologist.counselinghk.com

這些男子,只將心事訴諸雲端,任想念氾濫,聽之任之,亦不肯嘗試站在心愛女子面前一一兌現。其中一個人對我說,這些不會公之於世,只給自己懷念。我猜得出他們的心思,但不理解他們的目的:書稿已經成型,何苦一人自斟自酌?舉杯邀明月不再浪漫,或許轉身錯過就是一段孽緣。然而所有的癥結只有一個,你不夠堅持不夠勇敢家務助理

可能夢裏人間,沒個人堪寄;可能愛已成殤,無緣再相見;可能時間已經頗為久遠,連回憶都帶著泛舊的黴味;可能時光已經將他們無形阻隔,那是再也回不去的從前。如果願意找藉口,一百個都是堂而皇之的理由,那麼只能委屈那些遠在天邊近在心間的女孩兒,苦苦等待你還未說完的愛戀。她們很殘忍麼?很無情麼?還是你認為的殘忍,你認為的無情?我相信你們的眼光,心間的那個姑娘一定乾淨唯美,冰清玉潔,那麼,何苦抵制何苦懷念?大膽一點,你就失去尊嚴防脫髮

文字裏編制的歲月如歌,都只是空口無憑,真實的牽起她的手,才是最實在的表現。不必獨自暗淡,憂鬱氣質再重吸引的不過是欣賞而非心疼。若你這樣的一個愛她深沉的男子都無法給予她現世安穩,那麼其餘人承諾的歲月靜好也終究不過是曇花一現mortgage loan

你若明知她也愛你,不要再折磨相思了。要寫,就寫一部足以使他回心轉意的小說,寫一篇感懷淋漓盡致的示愛散文,寫一首血淚研磨的詩歌,然後,站在她面前,念給她聽。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