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月,梨樹情開。庭院之堤的梨樹與那漫山遍野的梨樹,遙相呼應,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怒放的梨花,霏霏如雪,素潔淡雅,宛若愛情彰顯的風柔australia

風和梨園暖,滿目玉顏開,漫步樹蔭中,襟抱梨花白。咀嚼著“冷艷全欺雪,馀香乍人衣”的韻味,這沾衣欲飛的清香,猶如深陷悠悠列國的春秋,咫尺古人們魂牽夢繞的的筆墨。風情別緻,塵俗無痕。 “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華”。陸游這盛讚梨花獨占芳華的詩句,輕輕地告訴凡夫俗子們,撩撥春色的序幕,正是從梨花的盛開漸入佳境的。梨花,儘管會在一場春雨過後,空留滿地的花瓣。但在屬於自己的花季,開得皎白奪目,灑脫飄逸物業估價

極目遠望,一團團一簇簇,雪堆雲湧,銀波瓊浪,奔湧的心會在美輪美奐的蜇動中幻化成無處不在的山水寫意。仰頭細看,幾許欣喜,潔白的花瓣中伸出淺黃色的花蕊,和著暖暖的春風,一股似有似無的清香。許多蜜蜂飛來飛去,嗡嗡地忙碌著,他們是要來穿上花蕊的衣裳了。

舒緩的清心寡欲,自然會把自己定格在落英繽紛、溪水流霞的詩情畫意裡。絕倫與奇妙,體現這方梨園的瑰麗,一束束一朵朵的花馨,滋潤著清靈靈的魂魄,回歸無塵與自然的世界carpet cleaning

大詩人元??稹的詩辭即便淺憐意哀,孤鳳悲吟,但依然寫盡了梨花的柔美與脫俗:“雨濕輕塵隔院香,玉人初著白衣裳。”扣人心扉,動人肺腑。綻放在枝頭的梨花,搖曳在春風之中,雖不比桃花的玫瑰艷麗,牡丹的華貴富榮,更不比鬱金香的神秘經綸,卻一朵朵的俏美纖秀。美而不嬌,倩而不俗,似玉一般潔白,沁人心脾,傾心嚮往。 “憑居莫厭臨風看,佔斷春光是此花”。春風蕩漾,白衣勝雪的凌波仙子,飄飄灑灑的青衫長袖,《霓裳》擅舞,清雅獨傲,我行我素,孤芳自憐,一塵不染。遠觀近瞻,雅到及至,淨到及至。嚮往在藍天與碧綠的時空裡靈動,堅守在冰清玉潔的氛圍和氣息中,甚至夢想著從春一直開到冬按揭保險

嫣然喚我走向那:樹擺根情,花入哲思的境界。四月梨花,芳菲殆盡air conditioner cleaning

白居易在《長恨歌》裡吟詠:“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即便是這鍾愛的紅顏,怎麼會與芳菲的梨花兩樣啊!頃刻間,依然會香消玉損。真切地還原這情與這人,在自然界之中的脆弱,渺小,無奈。詩人巧妙地將梨花融入帝王與愛妃的悲憐情歌之中,一代曠世的君王,也沒有能力保護一個弱女子。其命運就如同梨花,凋落成泥了。讓後人深感歲月悠悠,花期短暫。遐想空間廣闊,或堅定或執著,或還俗或放棄,或長恨或短痛,或盛開或凋謝,或相聚或分離,或取或舍,或生或息……

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莫不如此。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在,美好的稀罕物,永駐在心間。期待著下一個花季,那皎潔輕俏的梨花,必將盛開在又一個春天的源頭樓按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不經意間突然觸摸到內心深處的那種情感,當我忽然聽到了我曾熟悉的那首歌謠,當我在這麼一種靜謐的時間裏讓筆再去撫摸你的笑顏。我,流淚了,才發覺,你一直就在,一直就在,只是我假裝的堅強讓我為你封閉了這十幾年的情感,讓過往終究成為一種心殤,在記憶裏,晃動,我最真的初戀。

從來不曾忘記,晚霞中的你,踏過青青草地,夕陽在心底,總是有些傷心,夢裏沒有你。這只小小紅蜻蜓,又飛來飛去……我慢慢地哼著你教的歌謠,在情感的一種折痕裏去尋找,尋找我最珍貴的那塊綠草地,在那裏和你一塊兒追逐滿天的紅蜻蜓,也在夕陽西下,挽手走過那段熟悉的小路,青春的那種愛戀就這麼醉了我們彼此的心扉,忘了一種時間的過去。

“我喜歡”,你對我說,“我知道”,我對你說,我們就這麼很傻的彼此對對方的耳朵大聲的呼喊。然後你開心的跑掉,在後面追逐的有我,還有那滿天的紅蜻蜓,很多時候,你就這麼向我傾灑你很純的那種愛意,我懂,我也陪著你一起在那塊青草地裏看夕陽,聽蝴蝶的聲音。你說,蝴蝶的聲音很美,我聽了說那是蝴蝶和蜻蜓的愛戀密語,你也笑了,在我的懷裏那一低頭的嚶嚶,就醉了秋實這一生的初戀。

枕著這麼一份甜蜜,讓手裏的鍵盤重去敲打那種內心深處的情感,回憶有了一絲柔恬,記憶有了一份鮮明。卻突然不知從何下筆,讓我再一次和你在一種時空的記憶深處來一次緊密的擁抱,聽你的詩歌,解讀你丁香花開。卻總也寫不下這許多的感受,一時間,記憶和回憶,就這麼糾纏著我內心深處,你的笑臉總在我的眼前晃動,晃動著我手下的鍵盤,打下了我也不知道的一些文字。

初戀的青蘋果是澀,但是記憶深處的那種情感我知道不是一個字能來代替,熱戀中的我們在一種時間的過去裏,忘了一切,也忘了我們自己,在那塊青草地,你躺在我的懷裏,開始教我這首歌謠,你說,這是我們的情歌,我說我會一輩子去唱,可如今我仍在唱著這首歌謠,可你,我知道你在這個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裏傾聽。我知道,我們的故事沒了終究,這是你說的,我也明白,但是我們都很傻,就這麼唱著這首歌謠一塊兒唱到我們彼此畢了業。,你說,南方才是你的家,我說,我的家在北方,就這麼我們沒有彼此的埋怨,也沒有為彼此強留,我說了,你卻就這麼的在火車上對我哭,那就話,我們一輩子都會記得,愛,也許會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但是緣分,你說很淺。我抓著你的手,我說,可不可以為我留下,你說,我的心已經為你留下,但是我那遠方的父母一定要有人照顧。我知道,他們就你一個女孩,老人也已經為你找好了出路。就這麼,你說,想你了,就唱這首歌。其實這首歌,我一直就在唱,只是你卻永遠不在了。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兒懸掛,把誰牽掛;人海茫茫,紅塵紛紛。一路走來匆匆的行程。雖沒有遍體的傷痕,卻也是滿臉的滄桑和滿懷疲憊的風塵。我那顆執著的心現在在尋找什麼,在這個靜靜的夜裏,柔柔的燈光下變得時而透明,時而模糊了,她需要一片淨土,遠離功利的純真。

一支纖筆,幾頁素箋,靈魂蹣跚在文字子之間。恬靜如詩,悠揚如韻;日月星辰,風霜雪雨。譜寫出人生的另一曲生命樂章,往事變遷,我只是輕輕地來,輕輕的離開,遠離刻薄和庸俗,把對生命的永恆刻在心間珍藏永遠。

月光透過拂動窗簾,風兒撫摸著藍色的風鈴兒,叮咚…叮咚…任這顆年輕而充滿朝氣的心在風中馳騁;任朦朧的霧氣浸潤久遠的思念,斑駁的殘碎淡去清秋的足跡。有一種思念悄悄的闖進我的心裏淘氣的激起我心間的圈圈漣漪。

遠方那個執著的你,成功的你,影響著我的人生旅程。如果我們當初都不曾有過那段艱苦的歲月,何來今天的點滴成功與喜悅。也許時光早就在你的臉上留下深深的刻痕,肯定添加了成熟的風韻,但在我心裏永遠為你保留著之前的稚氣。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何時開始,一到晚上就難以入眠。很安靜地躺了許久之後依舊是清醒無比。香港空壳公司像是一個殘酷的命咒,無法擺脫。

鋪天蓋地的黑暗充斥在視野之內,我仿佛被隔絕在一個孤島之上。耳邊是時鐘嘀嗒嘀嗒的聲響,在靜謐的午夜中,顯得那樣突兀而不合時宜。獨自看著天花板,想像暗夜以一個絕妙舞者的姿態,將大地統治。想著就此沉靜下去,卻被紛繁的思緒打亂。那些欲理還亂的心緒,糾纏不息,讓我的大腦一片混沌。

很多時候,正如別人所說,越是想要忘卻的東西,越是記得清晰。原本以為可以放下的事,事實上,從來就沒有走失過。或許,心裏有太多無妄的執念堆積,捨不得,放不下,潮流飾物以至於蒙上了厚厚的塵埃。所以,總能在這樣的夜裏,輕而易舉地重拾,既而肆無忌憚地傷悲。我想,我一定是一個執著到近乎執拗的女孩。如果可以不那麼執著,會不會快樂許多?

也許,也由此愛上黑暗。那些白日裏無所遁形的悲傷,總能很好地隱藏在黑暗的角落裏。素淺年華,指尖若水。青春裏固有的悲傷,那些明明滅滅的心思,深深淺淺的記憶,猝不及防地襲上心頭。在暗夜裏綻放出妖冶的繁花。蠱惑人心,誘人沉淪。

這時候,我總是喜歡一邊聽著純淨無塵的音樂,一邊用電子書看些疼痛哀傷的文字。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我放棄思考。滿心沉浸在那個單純的世界,任時間不著痕跡地溜走。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逃避。

更多的時候,我會為筆下的人物,編織他們的命運與悲喜。旅遊課程想著一些永遠也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事。可惜,再強大的寫手,即便能掌控筆下人的命運,卻依舊寫不出屬於自己的完滿。

微風,清淺地吹。我看不到月光和星辰。只是感受著暗夜的寧靜,靜靜地,聽著,夜的孤眠與歎息。那是專屬於孤獨的聲音。我會感覺,全世界都靜下來,只剩我一人,徘徊在世界邊緣。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