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繁花過寂,冷雨未息,殘香未盡的夜裡,是誰輕輕推開塵夢的門扉,悄悄取走了前生遺落的淚?

【參商之殤,淚水將記憶埋葬】

那一夜落雨無聲,宿命的韁繩牽引著你我在凡塵中不期相逢。從此我便恪守著心中的淨土,等待著你將心花播種。

柔情回轉,百媚橫生。造化捉弄,命中注定強生致癌

未遇見你之前,我每夜清燈相伴,潛心默念,執卷靜倚窗軒,淡看庭前花落,漫觀天外雲舒,在紅塵深處靜靜守護著那顆冷寂的心,不染一粒纖塵。時光荏苒,人世變遷,命運的安排竟是如此的微妙,幽夜中一場悄無聲息的細雨,驀然打破了那一個清寂、恬然的世界。那一夜,細雨無聲飄零,幽冥鎖住了時間的流逝。殘燭熒光,我默讀如舊──“落紅香幽盡,枯葉夢斷魂。冷雨潛入夜,參商隔凡塵。”

無數個夜晚,無盡的幽冥,一場細雨湮沒了多少似曾相識的柔情,冥冥中卻又演繹著前世今生的相依相儂。

那一世暮雨柔和,微風中你輕輕搖曳著嫵媚的身姿,漫撒出清新的芳香,嬌柔地挽著我的臂腕,安靜地享受著每一個溫馨的夜晚。紅燭熒熒,細雨悠悠,你翩躚舞動,我如常倚窗淺觀,低吟默詠──“紅燭伴幽雨,蘭香輕浮衣。殘薰隨風散,形影永相棲。”

細雨靜靜的飄落,山澗中每一個有你相伴的夜晚都顯得格外的祥和溫暖,然而良辰美景終敵不過似水流年。

“五百年後,雨落淚收,紅燭視窗,還夢相守。”殘香未散,淚落青山,一世塵緣,終究隱沒於幽暗。

【獨自淺唱,誰依舊淚落心殤】

風雨無聲,無數個夜晚我虔誠默念,倚軒靜侍相約的期限。怎奈相思苦不見,淚潸盈面殤未斂強生有毒

奈何橋邊,三生石前,所有的記憶都隨著淚水淡淡消散。而今我一襲青衣,憑欄默念,靜靜守護著心中的那份淨土,在幽暗中無聲地等待。

【清寂幽夜,雨落無聲】

春秋迭換,花謝花開,鬢發白了又青。今晚紅燭熒熒,細雨輕落無聲,我依舊倚窗默詠,低眉淺誦──“今生緣注定,前世回眸脈生情,紅燭軒窗雨無聲,淚收復重逢。”

不知命運的韁繩攬回了多少淡去的曾經,不知多少個寧靜的幽夜、多少幕甘潤的細雨可以填補沒有你相  守的孤獨。一切的迭變宛如相別了千年,又好似轉瞬之間。

雨無聲,燭光熒熒。

這一夜是那麼的安靜,冷風吹融細雨沾濕未曾改變的青衫,沁入心底最柔弱的地方,瞬間掠過眼眶,劃過面頰。時間停止了腳步,任殘香在幽暗中漫溢每一個時辰的角落,緩緩收斂曾經散去的記憶,於夜幕下兌現百年之期。

【浮生若夢,淡觀流雲撩心靜】

“落紅香幽盡,枯葉夢斷魂。”這晚你淺笑撒下一粒花種,手中緊握著一滴晶瑩炫目的淚珠,靜靜遠去了清逸的身影。今夜雨依舊無聲,紅燭熒熒,我依然倚窗默詠Logistics Company

浮生百年限,魂夢一瞬間。

青山香未盡,軒窗蝶翩翩。

塵世輪回,暮雨紛飛,如今應該欣喜再度重逢續前緣?還是一場夢醒又相距千年?﹗流雲浮定,風住香凝。

幽夜裡一切都顯得分外清寂,細雨中我倚軒痴痴地凝眸著山澗一株綻開的蘭花,淡淡揚起嘴角,輕輕拭去了眼中溢出的一滴清淚,轉身,默念如舊。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你來我們家已經八十一天了,記得上次給你寫信時,你還賴在媽媽的肚子裡和大家藏著貓貓,時間真是個神奇的東西,而今舅舅再次提筆,你已經躺在溫暖的被窩裡有一下沒一下地朝我眨開了眼睛,胖嘟嘟的小臉蛋兒甭提多惹人愛了呢開鎖服務

可惜的只是,這段時間裡,你並不是一個聽話的乖寶寶,大家整日裡圍著你忙得團團轉,你哭了你笑了,你渴了你餓了,你拉了你撒了,你的一舉一動,總能輕易引起大家的騷動,你總能成為整個家庭心心念念的焦點。要知道,在此之前,舅舅可是大家的手中寶,可是大家的心頭肉,你這么上來橫插一杠子,一個招呼不打就將舅舅掃地出門,不費吹灰之力就竊取了舅舅的江湖地位,你說說,我是不是應該怪你呢?

好吧,我承認我是怪過你的,羙歲埗姷泰我甚至偷偷在心底裡恨你恨得牙痒痒,你不光光竊取了我的江湖地位,還打亂了我整個的日程安排,顛倒了我原本規律的作息時間,這對於一個寫作者而言,實在是太過糟糕的一件事了。沒錯,你舅舅我是一寫字的,歪打正著發表過幾篇小文章。很多時候,尤其是你爸媽出門的那些日子裡,我每每敲下一行字,都要走進臥室看看你的動靜,是醒著還是睡了,正舔袖子呢還是口水流了一臉頰?你出生了八十一天,我懸心吊膽地寫了八十一天,從書房到臥室,再從臥室到書房,我步履匆匆了八十一天,迄今尚未寫出一篇令人滿意的文章來。可是,可是當我看到你憨態可掬的小樣兒,所有的恨意都煙消雲散了,當你伸出稚嫩的小手緊緊攥起我的手指頭,一瞬間,我整個身體幾乎都要被你融化了,什麼寫字行文,什麼遣詞造句,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去了plastic wood

於是乎,我也只得忍氣吞聲地做著你的小跟班,你的小佣人,你的老媽子,屁顛顛地為你端茶倒水,必要時擱床頭放一曲兒歌給你聽,你只須笑一下,我就可以開心好幾天,舅舅的威嚴霎時不知所蹤。當然當然,人手不夠的當兒,我還要為你清洗尿布,知道么,那些斑斑點點的污跡,散發著無處不在的酸臭氣息,那般濃郁,對自己衣服都不洗的我來說,那一刻幾乎都要窒息了。最可怖的是,我竟然樂在其中,是的,一天忙下來,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內心充盈的喜悅幾乎要將自己淹沒了書刊印刷

我深信我們定是前世的冤家,而今你來討債了,正所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也只得奉陪到底,我也樂意奉陪到底,即便我清清楚楚地知道,這是一筆沒有盡頭的債。晨曦,是舅舅特意為你取的名字,世間有千千萬萬個晨曦,而你是我的唯一。愿你如晨曦之光,朝氣蓬勃自由成長,愿你如晨曦之光,照亮福祉的方向加拿大留學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去一切都不怕,怕就只怕我們抵擋不過回憶。

再次回到二職的時候我以為我會對那裡的一切都很熟悉很熟悉,比如說那些在我生命裡出現過的草草木木瓦瓦磚磚,可是,不是。當我看到那麼多陌生的身影在我的眼前晃動時我的眼睛不由分說地閃爍了一下,彷彿自己就是個孩子。現下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叫自己孩子,儘管今天我就十八歲了,我的十八歲,好簡單的,簡單到讓我誤認為我在陪別人過生日。其實我一直都沒奢望過親愛的他們會來常德陪我過生日就像我一直沒奢望過我們還會回到以前一起唱著那些永不老去的歌兒一樣食品標籤

他們說我們總是忘不了昨天忘不了回憶,我覺得那是錯的。現下我可以安安靜靜地開始我一個人的生活,安安靜靜的過完我的 十八歲。上周日的時候我去“純真年代”照了相我想在那裡留住我的純真年代。他們一一給我打電話發訊息,他們說著相同的話他們都說︰“親愛的,生日快樂你要福祉”。我自己都不知道回了多少個謝謝,其實我知道我們之間是不要用謝謝來表達的可是我不知道除此之外我還能說什麼。我只能說一切都事過境遷了,就如同二職在我們心中一點一點褪去一樣專業旅運

我扶著扶梯走到四樓,去看了眼我們之前的教室,去年我們都在,今年風景不改,我們卻不在。後來我去了後花園,那裡草木葳蕤整個後花園蔥蔥郁郁的。以前我從來都不覺得它漂亮,可現下好想多看它幾下好像自己是個快要行將入木的老人對事物的留戀一樣。只是人事如飄蓬,風吹浪卷,多少繁華流過,回眸處滿眼荒涼,有人說得好越是想存留的東西越容易多愁善感臨風淚數行的氣質所為就有刻意的蕭瑟與黯然了,所以我跟我自己說我不能哭。

只是,繞著圈子瀏兜了一圈之後還是覺得整個景色都是淒涼的如果有雨滴的渲染我想會更加的淒清。不願多留,走出園門,眼眶有些濕International Move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知道花瓣不會因為人的惋惜而停止凋謝,時間不會因為人的悲傷而停止流轉一味地沈湎於過去沒有任何意義,我一個人站在那熟悉又陌生的場地輕輕吟一闋“舊時橫塘明月路,少年郎不知愁,白馬春衫足風流 ,到如今形單影只,故地怎重游?”

寫到此時還是想起了容若的《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愁,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斜陽,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人是懂得回憶的動物,寂寞是以為失去,只是,很多事當時只道是尋常燒烤食品

t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